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成了刘备四弟在线阅读 - 第10章 卢植的骨气

第10章 卢植的骨气

        “哈哈,这一仗,打的真痛快。”

        “呵呵!这一仗,我们兄弟四人那是大放异彩。快哉!”关羽说道。

        “四弟,这次你可是在中郎将那里给大哥找了一个天大的功劳,中郎将如今待我那可是大不一样啊!还有,中郎将可是把你一顿夸啊!”刘备说道。

        “三位哥哥!这次我们能有这么大的收获,也离不开三位哥哥,相信这次以后,我们兄弟四人定能见闻于天下,而且卢中郎将以后也会给我们兄弟四人发声的。”陈勐说道。

        陈勐之前力主留在这里,不前往颖川,就是为了帮助刘备在卢植这里有一个好表现,让卢植认识到他们兄弟四人的才能。陈勐相信,这次以后刘备肯定又多了一个能为其发声的一个当世大儒。

        卢植现在也是十分高兴,有了这次大胜,拿下广宗城,就容易多了。刘备四兄弟这次的表现,卢植是尽收眼底。

        关羽、张飞二人的勇猛,陈勐的智谋,刘备的身份,卢植心中能肯定,以后这四兄弟定能名扬天下。

        卢植心中已经有了计意,等这次将广宗城内的黄巾反贼剿灭后,返回朝廷,定要将这四兄弟推荐给大汉天子,如此人才,如能为大汉效力,那绝对是大汉的一大幸事。

        广宗城内的黄巾经历这次失败,肯定是不会再出城了。卢植也不再期望于在野外将这股反贼给剿灭了。所以卢植就命令五个校尉,多多准备攻城用的器械,准备采取强攻。

        这一日,卢植正在军中与五个校尉商讨强攻广宗的事宜,帐外突然传来话语声。

        “你个狗东西,洛阳城内的禁军都不敢阻拦我小黄门,你一个小小的士兵也胆敢阻拦我。”一个尖尖的声音说道。

        “中郎将,正在帐内与众位将军商讨军事,没有中郎将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入。”一名士兵说道。

        “你个狗东西,再不让我进去,小心你的脑袋。”

        卢植听到这个声音,心中顿时一惊。那兵士听不出这个声音,他卢植可听的出这个声音,这分明是一个宦官的声音。宦官出现在这里,难道是...?

        卢植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起身,向帐外走去。

        走到帐外,只见一个青年宦官正怒气冲冲的站在大帐门口。卢植急忙上前,笑呵呵的对这个宦官说道:

        “军中兵士不懂礼数,还望黄门切勿见怪才是。”

        那小黄门见到卢植亲自出帐,迎接自己,怒气不禁消了一些。小黄门也知卢植乃当世大儒,自然不敢再像刚才那样。

        “黄门左丰岂敢让中郎将亲自出帐迎接,实乃是陛下命我尽快来此,询问军情。陛下可是对中郎将很关心的啊!”小黄门左丰说道。

        “多谢陛下关心!”卢植面朝洛阳的方向说道。

        言毕,卢植将小黄门左丰领入帐中,同时也让那五位校尉离开了军帐。

        这些日子,陈勐一直在注意着卢植这里,因为按照陈勐的记忆,这段时间应该会有一个叫做左丰的宦官来到卢植这里,向卢植索取贿赂,卢植不从,结果被这个宦官恶意告发,导致卢植丢了官职。

        陈勐不想让卢植丢了这个官职,所以陈勐必须做出一些动作才是。

        刚刚小黄门左丰在帐门外冲那个士兵发怒的情景,陈勐尽收眼底。东汉末年时期,宦官专政,所以宦官的权利是很大的。那个小黄门能有刚才的那种表现,也属正常。

        陈勐悄悄来到卢植帐外,向帐外的士兵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这些士兵如今和陈勐都已经十分熟悉了,所以看到陈勐的噤声动作之后,也没有向帐内的卢植禀告。

        “中郎将,陛下对冀州这里的战事是十分的关心的,希望中郎将能尽快的剿灭冀州反贼,也好让陛下放心啊!”小黄门说道。

        “有劳陛下关心了。只是我军现在攻城器械准备尚未充足,如果此时贸然进攻,恐难以奏效。”卢植说道。

        “我来的时候,可是听说中郎将刚刚在漳河那里消灭了六万多反贼,中郎将为何不乘此大胜,一鼓作气,拿下广宗?”

        “黄门可能不知,虽然我们上次消灭了六万反贼,可是那广宗城内如今仍有近十万反贼,贸然进攻,恐有闪失。”

        “中郎将,您这样说,黄门回去无法向陛下交代啊!”

        “这可如何是好?”卢植一时也是无计可施。

        “哎!谁让黄门我这个人好呢。我自由办法回复陛下,只是这其中定然会冒些风险,中郎将打算怎样补偿呢?”

        陈勐一直在帐外听着卢植与小黄门左丰的谈话,听到这里,陈勐自然知道左丰这是在向卢植索取贿赂。帐内的卢植,听到左丰的话语,看到左丰的动作,也是知道左丰的意思。

        “今军粮尚缺,安有余钱奉承天使?”卢植说道。

        “哼,好你个卢植,难道你想让我白白帮你不成?”左丰听到卢植竟然说没有钱财,自然十分恼怒。

        “吾岂敢麻烦黄门大人,只是子干如今确实拿不出钱财。”卢植说道,语气倒是不卑不亢。

        “好,既如此,那你就在此等着吧!”小黄门左丰说完后,怒气冲冲的从帐内走出。

        小黄门左丰走的甚急,差点与掌门外的陈勐撞在一起。那小黄门没有得到钱财,十分恼怒,如今又差点和人相撞,更加气急,只听得小黄门大声说道:

        “你个肮脏的东西,没长眼睛莫?”

        陈勐急于进入帐内,面见卢植,也没有与左丰过多的纠缠,急忙让到一边,低头不语。

        这里毕竟不是洛阳,左丰也不敢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所以左丰对着陈勐哼了一声之后,就转身离去了。

        陈勐见到黄门左丰离去,急忙进入卢植帐内,此时卢植也是恼怒不已。堂堂一介大儒,今日竟然被一个宦官要挟、索贿,卢植有些恼怒也是正常。

        “中郎将,我大哥那里有些钱财,可替中郎将给与那黄门?”陈勐进入到帐内,急忙对卢植说道。

        卢植见陈勐进来,听到陈勐的言语,回应道:

        “吾乃当世大儒,陛下亲自任命的北中郎将,岂能向那宦官行贿!”

        “可是,中郎将,这样做,定要得罪那宦官啊。”陈勐急急的说道。

        “公干,切莫再言,只要我子干尚有一吸,我定不会向那宦官行贿。”

        “诺。”

        wap.

        /129/129420/30244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