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的话我不想努力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装入

第一百九十五章 装入

        李听绕过一根根特殊视野里的「红色丝线」,终于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前。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新的问题。

        之前离的远,又有层层叠叠的「红色丝线」遮挡,他并不确定有多少红色丝线是围着红色圆点的。

        可现在看去,一切却清晰了起来。

        特殊视野的「红色圆点」,是一个黑色的小圆球,当然,用法力灌输到阴阳眼里之后,依然能看到聚成圆的红色怨气。

        而那黑色的圆球周围,并不是看不见具体形态,只能看见怨气形状的陷阱和攻击,而是几根活动的白色藤蔓,层层交叠,缠绕成了一个大球。

        大球所露出的缝隙只够李听看清里面的黑丹,而根本不够胳膊伸进去。

        更何况那些白色藤蔓还在蠕动,缝隙也是时大时小,位置不断变换的。

        虽然这白色藤蔓好像无根一样,在湖中自由漂浮蠕动,但李听可不觉得这几根藤蔓会像之前的攻击一样,和寒子期毫无联系。

        他甚至觉得这几根东西本身就是寒子期的一部分,一旦碰了它们,寒子期肯定会察觉的。

        而那个时候,哪里来得及夺什么黑丹。

        李听的手搭在腰间的草笼上,感受着里面活的好好的飞蛾,心中思量,难道要让武树他们先动手?

        他们先打寒子期一个措手不及,自己好趁此机会夺黑丹。

        但也不妥,万一在寒子期被打的一瞬间,这些白色藤蔓能够直接带着黑丹快速逃跑呢?

        那自己三个人不会有任何活路。

        这边的李听在盯着藤蔓球想办法,另一边,宋平却是死死的捂住了武树的嘴巴,才没有让他叫出声来。

        至于他自己为什么没有喊出来,那就要得益于他嘴中咬着的那条布条了。

        他和武树挖洞的时候,他因为担心自己受到惊吓叫喊,竟是又把刚进迷林时绑嘴的布条给系上了。

        当时武树还有些嫌弃,现在却觉得,宋平这人看着脾气不咋地,却真是有先见之明。

        此刻,二人遍体生寒,并排站在那里,宋平的手伸着,死死捂住武树的嘴,脸色有些发白。

        眼前的一幕太过惊悚,让他们有一瞬间的腿软,没有办法立刻迈步。

        约一炷香之前,他们绕过了李听所画的红线的位置,越挖离寒子期越近,最后一点土被法力吸着放到储物袋里,武树就发现自己挖到了。

        前面不再是土,而是小小的空间,这一点土挖出后,二人明显的感觉到后面就是盘膝而坐的寒子期,所以动作越发轻,一边用吸着土一边缓缓的挖。

        又一块土被武树收到储物袋里,前面已经出现了一个不小的洞,红烛摇曳,二人和一张惨白的脸正正对上。

        它的脖颈没有什么力气,弯着搭在肩膀上,一双眼睛睁着,瞳孔扩散,黑漆漆的扩到了整个眼睛,又直直睁着,与二人不过一人之距。….

        那是一具尸体,或者说鬼,总之,不是那个看起来只是皮肤白了点的少年。

        刚吸走一块土,就和这样歪着头的寒子期对上,武树下意识的张嘴,却被眼疾手快的宋平一把捂住了。

        武树就要取出大刀,却又被宋平拉住,他在他身后拼命摇头,示意他不要有动作。

        武树这才想起,李听说过,寒子期处于一个特殊的状态。

        是啊,寒子期实力很强,若真让他发现了,只怕立刻就动手了。

        武树颤颤巍巍的抬起了粗大的手掌,在那双被黑色填满的鬼眼前轻轻晃了晃。

        没有任何反应。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提着的心也稍稍放下。

        然后他开始扒身后的人的手,示意宋平自己已经冷静下来了。

        宋平这才慢慢把手放下来,也是有些打颤。

        毕竟在这安静漆黑的环境里,突然对上这样的一张脸,是个人都会恐惧的。

        武树难受的揉了下鼻子和嘴,刚才宋平捂的太用力,手都要怼到他鼻孔里了,真不得劲。

        两人缓了缓,却都有些不愿意直视那鬼身。

        虽然已经知道了寒子期是鬼,也看到了寒子期把自己脑袋当秋千的画面,但这都和直面不太一样。

        看着那长着尸斑,仿佛断裂了一样软软垂着的脖颈,闻着那阴寒带着尸臭的气息,两人都觉得无比恶心。

        它的眼球全是黑的,也因此和亮白的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诡异刺目。

        二人不再看它,而是缓缓向着旁边挖,试图把寒子期周围的空间挖的大一点。

        毕竟寒子期根本就不是躲在地屋里,也难怪他们路过湖的时候看不出来,这本身就只是一个狭小的地洞,正正好好能坐一个人而已。

        二人把这地洞扩大了一圈,然后宋平站在了寒子期的背后,武树站在了寒子期的面前,一前一后将它夹击。

        接下来,只等着李听传信了。

        在命牌碎裂的一瞬间,他们就会动手。

        而另一边正在思考的李听,搭在草笼上的手指突然一动。

        他想到了一个有点离经叛道的办法。

        一个东西装到储物袋里,需要在它周围构建法力,用自己的法力包裹好,然后让它触碰到储物袋,经过法力催动,就能装进去。

        所以通常来讲装一样东西会触摸它,因为这样能沿着物体的周边包裹,会更节省法力。

        所以越大的东西装起来越慢,可能一个人用手贴上去半天,才能用法力给它包好,再用储物袋触碰包裹着的那层法力,给送进去。

        但正常的储物法宝不能装活物,比如你用法力把一个人包裹,然后把储物袋贴在他脑门上,储物袋也没有办法把他吸进去,你的法力更没办法把他摁进去,因为人家储物袋没这个功能。

        但草笼可不一样啊。

        此时此刻,被装在里面的飞蛾如同静止的标本般一动不动,可生命气息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如果用草笼把这个黑丹和旁边的白色藤蔓一起装进去呢?

        而且并不是说装东西一定要触摸。

        触摸是为了贴着物体边缘覆上一层法力,但是如果离开点距离,用更多的法力,也能形成一个密封的包裹,只不过需要用的法力更多。

        虽然多,却能不触碰到那个白色的藤蔓。

        李听看着眼前蠕动的藤蔓球,心中打定了主意要尝试一下。

        他调整了下自己的位置,让自己腰间的草笼就在藤蔓球旁边,然后伸手,开始一点点的构建法力。

        法力如丝般释放,却没有一丝贴着白色藤蔓,而是离它约有一掌距离,法力缓缓形成了一个半球,也包裹住了一部分血湖的水。

        晃来晃去的大汉

        /106/106021/28589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