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用阵法补天地在线阅读 - 第1269章、蓝白色的剑莲

第1269章、蓝白色的剑莲

        第1269章、蓝白色的剑莲

        翌日一早。

        陆风自静室中走出,经过一夜的熟悉领会,并在数十头阵傀上反复练手下,对于人身刻铭一道的掌控有了不错的提升。

        虽远达不到君子雅那般足底生纹,移步成阵的程度,但对于引流导出冯明朗一众体内的死气,却是提升了极大的把握。

        晌午时分,陆风带着宁香一并来到了魔猿山上。

        原本是打算独行的,但鉴于宁香情绪低落求着要一起前往器宗迎回蛮钟离,顾及到魔猿山恰好位于器宗和仁心学院的中间,若是处理完冯明朗一众的事情,再折返回仁心学院去接她,不免多为耗时,思量间便将之带在了身旁。

        冯渊于天一亮便在魔猿山的山门口遥望着上山的路了,得见陆风的出现,第一时间便迎了上去,将之带到了山顶。

        陆风来到广场,在朝中央处冯明朗几人所在的棚屋走去时,感应到倾磐之阵威势竟损耗了七成以上,不由诧异,又见棚屋不远的地上有着一滩血迹……

        冯渊捕捉到陆风脸上的诧然之色,连忙解释:「前几日‘九渊,那个叛徒折返意图报复我等,多亏小主交代了此阵操控之法,我等才能幸免,并趁其不备,借着大阵势能,斩去其一臂。」

        「九渊?」陆风回过神道:「就是你请来的那个客卿长老葛九鸠?」

        冯渊点头应是,「九渊是那狗贼的魂号。」

        陆风颇为在意道:「他除了报复你等可还做了别的什么事情?」

        冯渊直言道:「那厮混入山顶后,先是毁了地下暗室才建的那个地基,此后出手于我们的报复,也是冲着当初其留下的那些图纸,想着夺回去。」

        陆风神色一惊,当初瞧见葛九鸠留下的那些图纸,其上所载的暗室,同驭兽庄内所见的血池、廊道如出一辙,他便份为在意,也怀疑着葛九鸠十有八九同驭兽庄背后的势力一伙,想着将魔猿山也变成他们拿活人试药的地方。

        就眼下来看,此般怀疑不由更为真实了许多。

        可惜冯渊一众未能将其抓住,还打草惊蛇下废去了他一臂,如此一来,葛九鸠轻易怕是不敢再露头了,想自其查出更多造化丹的线索,也难了。

        随着陆风走入棚屋,原本神色黯然的冯明朗一众顿时一个个激动的昂起了脖子。

        时至今日,他们几人的左臂已是变得毫无血色,呈现着昏暗灰蒙蒙的色泽。

        「小主,何时开始?」冯渊在旁殷切的询问,「可要我等帮着做些什么?」

        「无需,」陆风叮嘱道:「护着我徒儿一起守在外头,不要让任何人打扰。」

        众人走后。

        陆风见冯明朗一众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由莞尔,示意道:「都别愣着了,当初怎么做的,便还是怎么来。」

        「又,又要***光啊?」一旁的肖立秋显得有些羞窘。

        陆风严肃的瞪了一眼,「现在害羞,过会可就害命了。」

        肖立秋吓得一颤,扭捏间连忙褪去身上的衣物,同已然赤条条的冯明朗一众,并排立在了一起。

        陆风并未给众人太多反应的时间,此刻越迟疑便会越忐忑不安,真就丢上了砧板,横竖也就痛上那么一回了。

        随着一声声哀嚎声响起,一道道鲜红色的纹路浮现于冯明朗一众的体表,依旧如当日那般,自足下而起终于左臂处格挡死气回流的那个血环之处。

        但这一次,所铭刻的纹路却不再是灵源液为基,而是他们自身的精血和灵气,经由陆风引聚,凝结于各自体表之处。

        原本此般手段陆风是断无法做到的,即使能调动他们的灵气凝聚成纹贴合体表,也绝难让得灵

        气与之流通,形成完整纹路,但在经过一夜的熟悉回忆君子雅的那套妙足生莲,引导灵气手段下,却是已然掌握。

        经由他们自身精血灵气凝结而成的纹路,于掌控适应方面,也要比之他以灵源液铭刻更契合许多,当可最大程度祛除干净体内仍旧残留的微末死气。

        但这些,终究只是导引防范死气逆流所做的准备。

        真正凝纹,此刻,才刚开始。

        于囤积凝聚满死气的左臂上,凝聚出导引纹路,并与之胳膊顶端的阀门血环相连接,配合着先前所凝聚的导引纹路,自小指处将死气缓缓引流而出,期间,不管是哪个环节,都断不可又任何闪失。

        但往往,越是此般节点,便越会出现事与愿违的变故。

        在陆风示意冯明朗一众倒立,左手撑地,借着倾磐之阵的势能压制死气以提升凝聚纹路把握的时候,棚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哄闹,继而激烈的打斗声便是传了进来。

        「有敌来犯!戒备!」

        「又是你这狗贼!」

        听着屋外陆续传来的动静,陆风也是猜到了来犯之人的身份,俨然又是葛九鸠。

        且此回,他明显有备而来,刻意趁着倾磐之阵势能为棚屋内治疗所牵制,难以发挥御敌之势的结点。

        这不禁让得陆风感到一丝在意,葛九鸠此般隐忍蛰伏,俨然应该不止是为了报断臂之仇,应该是冲着将他们这些人统统除去,以彻底掩盖住他在魔猿山的勾当来的。

        但奇怪的是,他怎会独自前来?莫不是没向其背后的势力汇报?怕被责怪?

        似乎,也只有此般解释能说得通了。

        若是如此,那当初跟随他一并叛出魔猿山的那些亲信,怕已然被其灭口了。

        陆风一边处理着冯明朗等人,一边留意着外界的动静,此刻的他同倾磐之阵一样,同样也是抽不出身的存在,贸然断开于冯明朗等人左臂上的凝纹,定会功亏一篑,不仅再难延续引流逼离死气,甚至会让得左臂处的血环阀门崩碎,届时,死气一股脑回流下,五人定然必死无疑。

        「就算拼得一死,也断不可让他闯入棚屋!」

        冯渊愤怒的吼声响起,率着肖元奉一众层层围困向葛九鸠。

        以他的实力,原本是能同临近天魂境后息境界的葛九鸠战个不分伯仲的,但经由仁心学院守山一战,被牧云宗的平空尊者重伤下,却是再难发挥出以往实力。

        饶是服下了战宗的‘顶顶丸,舍弃了对身体的疼痛感知并激发了战意下,比之葛九鸠也仍旧差了不少。

        好在前几日葛九鸠也是断了一臂,实力有所受限,联合肖元奉等人下,勉强尚能将之围困在一旁。

        但当葛九鸠改变思路,不再以杀冯渊一众为目的,转而拼命朝棚屋闯去后,战局顷刻间便是迎来了变化。

        冯渊率着肖元奉几人所形成的围挟,顷刻间便被破开了个口子,再难挡得住葛九鸠分毫。

        眼看着葛九鸠得逞,待要顺手一掌将守在棚屋外的宁香除去的那刹,冯渊燃烧生命的秘法再次不惜代价的施展而出,大幅提升实力下,于电光火石间,自葛九鸠的掌势下,救出了宁香。

        但他自己也因此遭重,结结实实受了葛九鸠的一记刚猛掌力,连同着被护着的宁香一并横飞到了远处。

        肖元奉等人虽已第一时间迎上,但在冯渊受掌震飞的那刹,却也同样阻拦不及闯入棚屋的葛九鸠。

        一个个声嘶力竭的怒吼着冲向前去,滔天的愤怒,似要将葛九鸠给活剐一般。

        绝望之际。

        突听得一声金属铿锵声响起,继而在葛九鸠掀开的帘幕中,闪过一道蓝白光芒。

        不待肖

        元奉等人反应,葛九鸠的身影突然急退而出,犹似在被什么恐怖之物追逐一般。

        眼看这幕,肖元奉一众顿时醒转过来,不由分说的同时朝急退而出的葛九鸠一拳轰去。

        后背兀自受到阻隔之下,葛九鸠顿时吓出一身冷汗,霎时间,浑身灵气朝后背涌去。

        竟是生生的挨下了肖元奉等人的攻势,急退出了棚屋。

        这不由让得所有人为之惊疑在了原地,不解葛九鸠是何用意。

        而当众人得见自棚屋内突然飞出的一个蓝白色莲花团后,众人眼中的惊疑不由演变成了骇然震撼,一个个全然瞧不明白这突然飞出的物件究竟是何存在,何以能将葛九鸠吓成此般模样。

        于众人震惊之中,那蓝白莲花突然绽放而开,那一片片比之天品长剑还要锋利强韧无数倍的莲叶,突然高速环旋起来,袭卷出一道道凌厉的弧刃劲风,直逼葛九鸠而去。

        近乎眨眼的瞬间,那蓝白莲花,便已消失在棚屋面前。

        待众人再见,它已然腾飞至急退到原处的葛九鸠身旁,密集的劲风罡刃霎时间便将葛九鸠所有的退路尽数隔断。

        「这是何宝器?」

        「怎如此恐怖?」

        肖元奉一众尽皆傻眼,他们发现饶是蓝白剑莲袭卷而出的那一道道弧刃劲风,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挡下轻易也都难办到!

        最为惊怖的是,自这剑莲上,他们竟全然没有感应到半丝陆风操控或者弥留的气息。

        也就是说,此般奇物,乃是自主在发动的攻势!?

        领会这点下,众人顿时吓得大气也不敢喘,生怕这不知名的奇物,会扭头盯上自己。

        /129/129333/31327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