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港综世界开始在线阅读 - 第190章:各家表态,预备兄友弟恭(求月票!求订阅)

第190章:各家表态,预备兄友弟恭(求月票!求订阅)

        随着许洛的话音落下,连浩龙扫了其他人一眼,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他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忠信义几万兄弟,是许洛说摆平就能摆平的吗?他倒要看看许洛能把他如何。

        “第一条我也不接受,我不信o记能赶绝我!”王宝紧随其后,将雪茄狠狠摁灭在烟灰缸中,然后起身理了理酒红色的西服,挺着大肚子离开。

        站在一旁的帅哥心里本来对许洛就有怨气,何况卖粉也是他最大的一笔进项,见老对手连浩龙都拒绝了许洛后他也来了底气:“我也不接受!”

        话音落下,摘下墨镜狠狠的往原地一摔,然后头也不回的迅速下楼。

        “许sir,都说洪兴出打仔,东星出粉仔,不卖粉的话对我们东星影响太大,我虽然是坐馆,但向来不搞一言堂的,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容我回去商量商量。”骆驼也不接受,只不过他拒绝得更加委婉,说完后对许洛露出个歉意的笑容,随即转身离去。

        先后四人离开,许洛自始至终没说话,半响吐出一口气,两只手放在桌子上:“走了四家,还剩六家,在座的诸位没走就说明是能接受咯?”

        走了的都是死人,他从不跟死人多费口舌,还是跟这些活人聊聊吧。

        剩下的人基本都是不碰粉的,不然就是产业里相关生意占比不多的。

        “洛哥,我本来就不碰粉,我永远支持你!”大d连忙表忠心,又从旁边桌子上拿了一个茶杯给许洛斟茶。

        新记龙头蒋胜吐出一口烟雾,笑了笑说道:“在座的都知道,我们新记在转型,以后要当良好市民嘛,这第一步当然是得学会配合警方咯。”

        新记早就不卖粉了,现在想摆脱黑涩会的标签还来不及呢,当然不可能跟警方起冲突,不止是警方,他们现在都已经尽量不跟所有人起冲突。

        “许sir,我们正新从不碰粉,甚至场子里都不允许有其他人散货,违者剁手,所以我双手赞成。”余南把玩着手里的折扇,圆滚滚的体型加上说实时脸上的笑容宛如弥勒佛一般。

        他们禁毒禁得比警方还狠,谁的场子里有人散货没有处理,一但被他知道了,不问缘由,一律剁根手指。

        蒋天生冲许洛一笑:“我们洪兴也在向新记学习,目前在切割一些黑色产业,我全权支持许sir的工作。”

        聪明的黑涩会都懂想办法洗白。

        “许sir,我也支持你,而且你加钱的话我帮你搞定连浩龙。”号码帮的阿武举起手,开口就是加钱二字。

        “武哥是个纯粹人啊,不过不劳烦你了,你太贵,我用不起,连浩龙那边我亲自搞定。”许洛闻言哈哈一笑,然后又话锋一转:“但帅哥,王宝,骆驼可以交给你们几家,谁打下的地盘归谁,在三天之内,我们o记会给你们开绿灯,只抓他们的人。”

        连浩龙是块硬骨头,但许洛知道他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他那个表面废物实则心机深沉的弟弟连浩东。

        他利用连浩东就能搞定连浩龙。

        至于王宝,帅哥,骆驼,他们的实力是很强,特别是王宝,但是再强他们也扛不住来自几大社团正义的群殴,何况是在警方拉偏架的情况下。

        许洛此话一出,桌上几人顿时是眼睛一亮,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如果有警方支持,他们不用三天,两天就能把王宝和帅哥的地盘瓜分殆尽。

        “许sir,你此话当真!”阿武目光灼灼的看着许洛,号码帮是几个社团里地盘最小的,也是最渴望扩张的。

        “我许洛两个字就是信誉!”许洛轻描澹写却又霸气十足,不了解他的人真就信了,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的信誉属于薛定谔的信誉,很玄学。

        头号舔狗大d勐地一拍桌子,大义凛然的说道:“有洛哥这句话,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王宝他们不把洛哥放在眼里,那就是取死之道。”

        但许洛没有理会大d吹捧,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至于他们地盘怎么分,你们自己下去商量,在三天内解决,等三天后我不希望看见还有任何动乱发生,否则我唯你们是问。”

        说到这里他点到即止,然后端起茶杯看向众人笑笑:“诸位,请茶。”

        “洛哥请。”几人纷纷举杯。

        与此同时,刚刚离开的连浩龙,王宝,帅哥,骆驼四人凑到了一起。

        最先离场的连浩龙留下了小弟在外面等他们,他们刚一出来就被连浩龙的小弟邀请到了一家茶楼的包间。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作为发起方的连浩龙开口先定个调子,然后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姓许的不许我们卖粉,那跟要我们的命有什么区别?我们绝不能任人宰割,我提议大家放下仇恨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虽然忠信义的实力并不弱,但连浩龙也懂得团结一切可团结的人,毕竟黑涩会面对警方,天生就要吃亏。

        “我附议!”跟连浩龙斗了半辈子的帅哥第一个赞成,并看着骆驼和王宝说道:“我们四家联手,闹起来能让港岛都震一震,许洛胆子再大那也不敢逼得我们数万小弟集体暴动。”

        他不希望发生流血冲突,更不希望彻底撕破脸,所以想能联合起来威慑到许洛,让许洛不敢对他们动手。

        大家都保持现状才再好不过。

        “一个毛头小子而已,我出来混的时候,他还在穿开裆呢。”王宝含着雪茄轻蔑一笑,吐出一口烟雾掷地有声的说道:“就跟他玩玩好了,真逼急了,直接干掉他,一了百了。”

        他小弟阿积可是杀人的好手。

        “抱团取暖嘛,我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骆驼刚刚面对许洛的时候说自己对社团的事做不了主,但现在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跟王宝他们联盟。

        连浩龙哈哈一笑,举起了酒杯敬三人:“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四家共同进退!另外,明天是我儿子的满月酒,到时候你们可别忘了来啊。”

        他老婆生不出孩子,这个儿子是小三生的,也是他唯一的儿子,所以哪怕是私生子,他也大张旗鼓的办。

        “好啊,明晚不见不散。”

        “龙哥喜得贵子,恭喜恭喜啊。”

        另一边,有骨气酒楼。

        酒足饭饱后,蒋天生等人迫不及待的离去,他们还得进行下半场,要商量一下对王宝和帅哥地盘的分配。

        许洛看了坐立不安的大d一眼哑然失笑,挥了挥手:“行了,你也赶紧去吧,另外,对外放话,三天之内全港大小社团坐馆必须表态,三天后还敢碰粉的社团,必被连根拔起!”

        甚至都不需要他浪费警力,他只需要说一句警方不会管,那这些小社团就分分钟被洪兴等大社团吞并了。

        以黑制黑!拉一批,打一批。

        “是,洛哥。”大d应了一声,连忙迫不及待的转身跑了,怕去晚了那几个家伙联合起来把好的地盘占了。

        许洛看了一眼旁边低着头狼吞虎咽的马军吩咐道:“让人查查忠信义的连浩东在哪儿,我要跟他谈谈。”

        明天晚上他就要解决忠信义。

        ………………

        凌晨,跟随着人流走下山河集团的赌船,连浩东有些气急败坏的将脚下一个易拉罐踢飞出去,随后拿着外套一屁股在码头的木椅上坐下,有些烦躁和无奈的捂住额头叹了口气。

        刚刚又在船上输了3000多万,他已经欠了一亿多赌债了,债主有自己社团的叔伯,也有其他社团的,这么大一笔数字,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还。

        而且他更怕自己大哥知道,因为之前连浩龙已经帮他还了一笔债,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又欠了一亿,还不晓得会发多大的火呢,他想想都烦闷。

        就在此时,一辆车停在他面前。

        他抬头看去,看见后座的车窗缓缓下降,露出一张英气的俊脸,许洛看着他吐出四个字:“上车,聊聊。”

        连浩东心思急转,不知道许洛找自己干什么,但也不容他细想,走到另一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许sir找上我这个烂仔,不知有什么指教。”

        既然不知道他找自己干什么,那就直接问出来好了,反正他也会说。

        “烂仔?你可不烂啊。”许洛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家伙在电影里心狠手辣,注重细节,跟女警有一腿,最后连浩龙和他几个得力干将死的死抓的抓,唯独只有他逃过一劫。

        电影叫《夺帅》,他大哥连浩龙死了,他最后不就是夺帅成功上位?

        连浩东被许洛看得头皮发麻,仿佛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强忍着不安再次问道:“许sir,你别光这么看着我啊,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有没有想过代替你大哥连浩龙当忠信义的坐馆?”许洛开门见山。

        连浩东双眼微眯起来:“你是想让我出卖我大哥?我告诉你,这绝对不可能!你知不知他是我亲大哥!”

        他语气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你没有第一时间下车,就说明有可能。”许洛微微一笑,不理会连浩东阴晴不定的神色,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在所有人眼里,你一直以来只是你哥后面的跟屁虫,如果你当了坐馆呢?而且你当了坐馆,也就不用担心外面欠的赌债被你哥知道了。”

        连浩脸色极其难堪,因为这二点就是他的痛处,只是他一直以来都装的很好,其实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取代连浩龙,这样能解决很多的问题。

        “又不是让你害死他,只是送他进监狱享清福而已。”许洛另类定义清福二字,见连浩东明显有所意动后又添了把火:“你不当坐馆,就还不上赌债,还不上赌债就得死!而你大哥不当坐馆,也只是蹲监狱而已。”

        “如果你大哥真心为你好也会愿意这样的,如果他不愿意,就说明不是真心为你好,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对不起他,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他的说法听起来很扯澹,但这并不重要,只是给连浩东一个勉强能说通的对不起他大哥的自我安慰而已。

        “我大哥刚有了儿子。”连浩东喉咙发干的说了一句,他很纠结,毕竟再怎么说那也是他亲大哥,可正如许洛所言,还不上这笔赌债他就得死。

        而当上坐馆,有了操控社团资金的资格,他自然能还上赌债,而且以后也再也不是那个被人看轻的阿东!

        许洛笑了,知道这家伙已经被说动了,拍拍他的肩膀:“你帮你大哥照顾好儿子就是对他的报答,至于你嫂子,漂亮的话我可以照顾两晚。”

        他就是那么热心肠,乐于助人。

        “你真他妈禽兽,我嫂子还在哺乳期呢。”连浩东怔怔看着许洛,然后他就看见许洛的眼睛越来越亮了。

        连浩东:草!!!∑(°Д°ノ)ノ

        许洛哈哈一笑:“开个玩笑,我只是听说人乳很补,没别的想法。还有一点,我出钱出力帮你当坐馆,你上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停了所有洗衣粉生意,不然我能捧你也能摔你。”

        他才二十多岁,他只是想喝奶而已,他有什么罪!他有什么罪啊!

        “这不可能!洗衣粉生意是忠信义的核心,停了后我怎么养活那么多兄弟?叔伯们也不会答应!”连浩东听见这话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他没有他大哥的威望,叔伯们就算能被他收买支持他当坐馆,也不会服他的。

        许洛摇了摇头:“你是坐馆,怎么能被一群老家伙指手画脚呢?只要你配合,我随时能拉他们进监狱。至于怎么养活那么多兄弟,你可以学习蒋胜和大d,当然是做生意咯,我可以让他们带你,大家一起发财嘛。”

        当了坐馆,手底下那么多人,干点什么生意不能致富?比如走私,再比如拍电影,甚至是卖假货,就算学乌蝇哥卖鱼丸,也能垄断鱼丸市场!

        “另外你思维有误区,不能想着怎么养活那么多兄弟,你要想着怎么靠那么多兄弟来养活你,怎么靠他们住上大别墅,开上豪车,懂了吗?”

        看看后世的东子怎么对兄弟的。

        十分钟后,连浩东下了车,双方已经在车上达成了一场肮脏的交易。

        第二天,许洛昨晚放的话就已经传遍了港岛,一时间无数小社团人心惶惶害怕覆灭,但是却都没急着找许洛表态,也没有找连浩东他们投靠。

        因为他们等着看连浩东等人和许洛斗法的结果,谁赢,他们就选谁。

        如此时间转眼来到当天晚上,也就是3月2日晚上,忠信义坐馆连浩东在龙凤酒店大摆延席庆祝儿子满月。

        但本该座无虚席的场面却显得门可罗雀,并没有多少人前来祝贺,只有骆驼,王宝,帅哥他们带人到场。

        “大哥,空着的位置怎么办。”连浩东手下的亲信阿哼上前询问一句。

        “一群胆小如鼠之辈,等往后他们再想来时,那我这里就没他们的位置了。”连浩东冷哼一声,然后挥了挥手说道:“喊一群兄弟来吃饭,准备好的席面不能浪费,也热闹下。”

        说完他又挂起澹笑去和骆驼几人聊天,等小三抱着孩子来后,连浩龙满脸笑容的上前抱起孩子给大家看。

        连浩龙的原配老婆素姐,也是忠信义管理财政大权的人,脸上虽挂着微笑看着这一幕,但眼神却是很冷。

        这一幕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羞辱!

        “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此时连浩龙的电话响了,他把孩子还给小老婆,然后走到一旁接电话:“喂,阿东,怎么还没来啊!”

        他很照顾连浩东,因为那是他亲弟弟,甚至用社团的钱为其还账,他也因此引起了社团里很多人不满,但他却不知连浩东是个狼子野心之辈。

        “大哥,我早到了,出门来车子这边,我给侄子准备了礼物。”连浩东语气愉悦,带着一抹笑意,丝毫看不出有出卖自己大哥的压力的意思。

        “你小子……”连浩龙听见这话还是很欣慰的,出酒店向街对面的停车场走去,在自己的车旁看到了连浩东。

        “大哥,你打开看看吧。”连浩东笑着递给连浩龙一个黑色的大袋子。

        “你的手怎么了?”连浩龙接袋子的同时注意到连浩东手上戴了手套。

        连浩东自然的咧嘴一笑,甩了甩手腕儿:“喝醉后被水果刀给划了。”

        “二三十岁的人了还粗心。”连浩龙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好奇的打开手提袋,里面装的全是一叠叠钞票。

        他脸色顿时一沉,然后抬头严肃的看着连浩东质问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借贵利了?又背着我赌?”

        除了这两样之外,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这个弟弟会从哪搞来那么多钱。

        “大哥,我早改过自新了,我把表卖了。”连浩东晃了晃已经空落落的手腕,笑着说道:“一只破表一两百万,戴着太浪费了,诶……大哥你可别拒绝,这钱我是送给侄子的。”

        “好,我收下。”连浩龙眼神复杂的看了弟弟一眼,随即在他手臂上拍了拍:“走,跟我去看看你侄子吧。”

        “你先去吧,把车钥匙给我,我帮你把钱放进车里。”连浩东若无其事的说道,心里却是紧张到了极点。

        因为这是最关键的一步。

        但连浩龙没怀疑什么,随手把钥匙丢给他,将手提袋放在地上,直接就转身走了:“你放好就赶紧过来。”

        “好嘞。”连浩东语气轻快,黑暗的阴影中,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等到今晚以后,我就不再是大哥你眼中那个只会吃喝嫖赌的阿东了。

        而是忠信义新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