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望仙门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二章 火焰梧桐

第两百三十二章 火焰梧桐

        影子喊出“火梧桐”的名字时,洛川自然是听到的。

        “这棵叫做火梧桐的树很有名?”洛川侧头问道。

        影子不动声色将声音送到洛川耳中,“火梧桐是火系神木之中仅次于传说中扶桑古树的存在,其天生可以聚拢火气,使之平顺柔和,传说其还可以镇压地脉,养气静心,拥有诸多不可思议之神通,是修道之人尤其是火系修道之人的圣物,据说西北昆仑山脉便有一棵存活了千年的火梧桐,因为它的存在,昆仑山脉内那一整座绝峰竟得以温暖如春成为火系修炼圣地,不可思议。”

        她的目光始终盯在那棵无风自动通体如火的巨大树木上,“这一棵火梧桐应当不如那一棵,但也绝对是数百年期的惊世宝物,无论此次谈成什么样,都绝不能让这棵树再离开离城!”

        “太守大人,”大殿之中,那已经躲到稍远些距离的中年书生看向洛川微笑道,“您应当听说过此物,它是火系神木火梧桐,已在夏宫之中生存数百年,甚至于夏宫之名亦是因它而起,可谓永昌至宝,如今孟娇阳太守登位之初便愿以其作为礼物赠予离郡太守大人,其诚意不可谓不深厚。”

        “永昌新太守登位之初可还有派遣使者往广郡去?”洛川没有顺着中年书生的意思说话,而是忽的转向某个不可测的方向。

        中年书生微微一凛,正色道,“按照大鼎王朝的规矩,但凡新太守登位之初都要派遣使者往周边各郡礼拜,同时将新太守登位之事昭告天下,永昌郡不敢稍稍失礼自然也是按照规矩办事的,但若说备礼之厚,无有可与火梧桐媲美者。”

        “哦,那我倒是很好奇永昌新太守以何物赠予广郡太守?”洛川玩味的笑着问道。

        中年书生不卑不亢,“是一枚龙鳞。”

        “这个礼物好,若是哪天有人携带此物登上汉江渡船,说不得就要激怒了那汉江龙王将他连人带船一起吞了,”洛川似乎是在说一个不着边际的笑话,“孟三书,此番永昌新太守的礼物我收下了,稍后我便着人准备一份回礼,以贺孟娇阳太守大人登位之喜,你可以走了。”

        “外臣替太守大人多谢您的回礼,只是......”中年书生看向洛川缓缓道,“火梧桐作为礼物来说太过贵重,外臣担心为您准备回礼的人过于为难,是以有一个小小的提议......”

        “不必担心,”洛川直接一挥手打断了那中年书生的话道,“本太守选择何等回礼自然都是一片难得的心意,难道孟娇阳太守还会因此而怪罪于我?”他面现不悦道,“这也就是换了新太守,否则便是给我一座大城我也未见的会回什么礼!”

        一番话说得冷硬绝情像个粗声粗气的莽人,没有给台下使者留半分颜面,字里行间甚至还有威胁的意思在,可那中年书生却没有一点恼怒,仍旧是陪着笑道,“您说得对,无论您给予什么样的回礼对于我家太守来说都是极好的心意,只是外臣的提议也是为了人族大义,且于永昌离郡两者而言是为共赢,太守大人姑且当做村叟闲言,听听何妨呢?”

        洛川微微皱眉冷冷盯着中年书生看,却见对方没有丝毫惧意的与他对上,这才哼了一声道,“讲。”

        中年书生弯腰行了一礼,“永昌郡太守想要的,是与离郡太守签订一份‘止战之盟’,”他见洛川面色有异飞快继续道,“如今南夷大举北上陈兵南部防线,离郡与我永昌郡防线相接必要并肩而战,可若两方彼此忌惮不能同心,甚至彼此防备心怀敌意,则双方防线皆危矣!”

        他看向洛川面色诚恳,“我家太守也曾见证您于益城之外的一场大战,知您必是心怀人族的英雄人物,无论此番南疆是谁家防线告破,都是我人族百姓的大灾,没有人希望百里之地尽白骨,人族血肉无人收的惨状再现,太守大人以为然否?”

        洛川没有说话。

        台下赵无忌却回头看向中年书生问道,“永昌新太守能派你来离郡,那你应该清楚安阳郡南疆第一道防线告破的背后是谁家的手笔,同是一州近邻,下手之时可曾顾忌曾经的姻亲之义?更何况区区一份‘止战之盟’,你以为就能令负有血仇的两家重归旧时之好,双方将士可以重新亲如一家?!”

        中年书生面向赵无忌拱了拱手道,“这位大人,永昌郡虽于安阳郡相邻,可安阳郡南疆第一道防线告破背后有何隐情我们确实不知,而一份可以公之于天下的盟约于双方而言还是有相当的约束力的,如今天下并不太平,州郡之间的盟约将是常态,若是一个太守可以公然背弃盟约,那他往后的路必将极其难走,不但将再无州郡盟友可依,境内百姓也可能对政令产生怀疑,毕竟人无信而不立,一郡太守更是如此,至于说血仇......一人之错不能以百千万子民共担之,更何况那过错之人如今也已自食其果......”

        “此一份盟约之中,永昌太守希望约定何事?”如今的文臣之首窦秋实头也不回的问道。

        中年书生心中自然早有定论,闻言道,“其一,当约定两郡自此止战休戈,双方以寿同及兴城一线划界,双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再行跨界向对方出兵,其二,当约定双方南疆防线之上的共防之领域,在此领域以内双方需竭诚合作共抗南夷,此二者当先违背一方,默认其背信于天下人族,以此昭告天下。”

        “倘若一方背德背义或者挑衅在先,另一方也不可出兵?真是荒唐,”与众人一同之时一向少有话说的监察主官闫铁鹰呵斥道。

        “若是一方背德背义或者挑衅在先,另一方自然可以出兵,但若是一方故意寻衅或是随便找了个由头便发兵而来,则属违约了,”中年书生补充道。

        几个文臣就盟约内容又谈了几个来回之后,洛川终于开口道,“盟约之事涉及太多细节,非是一时半刻可以讨论完毕的,永昌使者可以在离城住下,本太守给你一句明言,若是孟娇阳太守果真有意扭转永昌前太守背弃离郡之恶果,且孟啸天本人也果真食得恶果,那本太守也愿意给双方一个重归于好的机会,毕竟两郡相邻数百年始终是兄弟之邦,如今更要共抗外夷,为大局计确实合则两利,但......!”

        他声音微微低沉,看到中年书生眉毛不由得一跳之后才继续道,“我要看到永昌新太守的诚意,不是区区一棵梧桐树,而是有朝一日敢与我离郡以及安阳郡一同兵临绣城瓜分广郡的......真正诚意!”

        中年书生为之一惊,满面愕然,然后飞快的低下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