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98,崛起从敲微软竹杠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章 谁有钱赚谁的【求推荐票】

第二百九十章 谁有钱赚谁的【求推荐票】

        国际会展中心马路对面,一座非常气派的茶楼,就隐藏在外形轮廓非常现代化的大楼里。

        在一片热闹的喧嚣声中,葛友才和龙武坐在一起喝早茶。

        两人相识多年,既是很要好的朋友,同时也是碧海龙庭小区的邻居。

        龙武品了一口香茗,率先开口问道:“话说葛老弟啊,    你怎么突然就决定把公司给卖掉了?我还打算和葛老弟你一起搞搞南湾的这个大项目呢。”

        跟葛友才一样,龙武也是八十年代初就下海打拼,直到一九九四年,他做了整整十二年的钢材贸易。

        当时为了生意,在大多数国内的老百姓连汽车都没见过的时候,他一个月就乘坐飞机往返中海市两三次,率先过上了空中飞人的生活。

        那一段岁月,    其实对国内的商人而言,才是真正做贸易的大好时光。

        别看那会儿时局未明,高层也对国内该选择怎样的道路举棋不定,可正因为如此,处在剧烈变革期的夏国,遍地都是商机,只要你胆子够大,就有机会白手起家,赚到第一桶金。

        等到二十年后,市场行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普通人能够看到的商机,绝大多数都已经被人占得满满当当,市场变成了资本的战场,再想白手起家,那就只能在梦里了。

        毫无疑问龙武是幸运的,    他靠着胆大心细,顺利地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积累。

        在一九八四年时,他就已经攒下了过百万的身家,    而那个时候,    国内“万元户”的说法才刚开始出现。

        很显然,无论哪个时代,    总有一些人,能快别人一步。

        到了一九九四年,龙武放弃了手里的钢材生意,决意进入房地产开发这个行业,从而创立星河企业集团。

        他的第一個项目,就是建筑面积二十多万平方米的星河广场,于一九九六年建成并且推向市场。

        虽然反响并不怎么热烈,却也让他成功在这个行业里站稳了脚跟。

        这次白云官方要推动南湾项目的开发,龙武从中看到了机会,自然也很想掺和进来,只是他担心星河地产的实力不够,所以还想着要找葛友才两家暗中结盟来着。

        哪曾想到,约葛友才来喝早茶时,才从葛友才口中得知,精益地产已经被卖掉了。

        这个消息顿时就让龙武十分蛋疼。

        但是要说蛋疼,葛友才却是比龙武还要痛彻心扉。

        “别提了,我现在手里就只有钱,    手底下一个人都没有,    简直光杆司令一个。”

        龙武闻言不由惊讶道:“精益地产里不是有许多老员工?你听说你平日里对他们很好啊,    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挖不出来呢?”

        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事儿,葛友才就更来气了,破口大骂道:“别提了,那些全部都是白眼狼,有奶就是娘,听说我想东山再起,一个个倒是好话说尽各种恭喜,可我一让他们过来帮我一把,却愣是全部摇头,就没有一个愿意点头答应的,你说气人不气人?”

        龙武越听越是疑惑:“没理由的啊,难不成是新老板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

        葛友才苦笑道:“灌迷魂汤我倒是不怕,画饼罢了,我又不是不会,关键是对方不讲武德,直接砸钱啊。”

        陆逸明接手精益地产之后,立刻调转枪头去对付时财将。

        当葛友才得知时财将现在已经退隐回家奶孩子时,看到自己的仇人过得比自己还要凄惨,他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毕竟这世上有一种快乐,叫做幸灾乐祸。

        随后陆逸明就一直没怎么去过精益地产,葛友才还觉得凭借着他在公司里多年的威望,应该很容易就拉出一票人马,借着南湾项目的这股东风,东山再起。

        然而等他欢天喜地地去精益地产挖墙脚的时候,他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包括他一手提拔的总经理张金来在内,公司里的员工,全都婉拒了葛友才的招揽,表示自己现在过得挺好的,并没有要换工作的打算。

        葛友才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陆逸明不仅涨薪比他狠,就连画出来的饼,都比他要大得多。

        “五年两百亿!两百亿啊,这种话他们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你说离谱不离谱?”

        陆逸明给张金来制定的发展目标,直接就让葛友才破防了。

        龙武能够听出葛友才的愤怒跟无奈,毕竟是亲手创办的公司,把他踢出去也就算了,现在连公司里的老员工都带不走一个,那种感觉恐怕比被人戴绿帽都要酸爽得多。

        毕竟这年月,只要有钱,换个年轻貌美又小鸟依人的老婆那真是太容易了。

        可南湾项目开工在即,葛友才手下却无人可用,那感觉就好像有块大肥肉摆在你面前,你饿得前胸贴后背,偏偏吃不着一样,这折磨简直比死还难受。

        两人正聊着,一道身影却忽然出现他们眼前。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陆逸明。

        只见他一屁股坐在了龙武身边,单刀直入地对他说道:“龙老板,我姓陆,这是我的名片,不知能否赏脸,大家认识一下?”

        葛友才看到陆逸明,却是霍然起身,脸色大变:“是你!”

        陆逸明抬头一看,这才看清了葛友才的正脸,把他认出:“哟,葛老哥你也在呐。”

        虽然不至于说仇人见面,可葛友才此时看着陆逸明朝气蓬勃的模样,也是分外眼红:“好个屁,我一点都不好!”

        陆逸明不以为然地笑道:“怎么会呢,我听葛老哥你说话时中气十足的声音,就知道伱吃得饱睡得香啊。”

        什么叫厚颜无耻,葛友才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止威胁他低价卖掉食锦记的股份,还夺走了他一手创办的精益地产,现在居然还有脸说他吃得饱睡得香!

        这特么的都是什么人啊!

        可葛友才偏偏心里明白,如陆逸明这般的“大恶人”,才是天生做生意的料,反观自己家里那个除了花钱啥也不会的儿子,和陆逸明比起来,简直啥也不是。

        这样一想,葛友才心里又更加来气了,顿时闷坐在一旁,不再开口说话。

        龙武见自己的老伙计先是和一个年轻人剑拔弩张火星四射,转眼间就落入下风,他心中顿时震惊不已。

        刚才,他还以为陆逸明直来直去的样子显得过于年轻,一点城府都没有,但是现在他却不敢这么想了。

        要知道,葛友才白手起家,混到现在这个身家,绝对是狠人一个,但是这个狠人在陆逸明面前,却是屡屡吃瘪,足以说明陆逸明肯定比葛友才更狠,更不好对付。

        有的时候,你判断一个人牛逼不牛逼,直接看他的对手就行了,毕竟旗鼓相当才能当对手,要不然就只能是单方面的碾压。

        龙武郑重其事地接过陆逸明递过来的名片,扫了一眼名片上面的内容,才说道:“陆总,不知道你今天过来找我,所为何事?”

        陆逸明没有直接回答龙武的话,而是看向葛友才。

        葛友才虽然心中依旧有气,可一想到陆逸明对付时财将的手段,当即就心有戚戚然,果断选择认怂。

        他看懂了陆逸明的眼神,这分明是在下逐客令,很显然陆逸明接下来的话并不想让他听见。

        “那你们先聊,我走了,龙哥,有空再约。”

        龙武知道葛友才心里面不痛快,赶紧说:“好的,下回我再好好请你吃一顿。”

        见葛友才居然被陆逸明一个眼神就“瞪”走了,龙武心里其实也挺慌的。

        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陆逸明能把葛友才给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很显然是一个手段极其狠辣的角色,而且他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威势,恐怕来头不小,说不定极有可能是某个势力的利益代言人。

        越是细思,龙武就越是坐立不安,神色都变得拘谨了不少。

        陆逸明看着在自己面前似乎有些紧张的龙武,心里面也不由得感慨。

        龙武不认得他,他却认得龙武。

        别看此时龙武资产才刚刚过亿,在富豪扎堆的东南沿海一代,根本排不上号,但三年后,他就会凭借着星河湾这个项目而声名鹊起。

        甚至到了二零零四年,在推出京城星河湾这个高端住宅项目之后,更是一举奠定了龙武做豪宅精品的江湖地位,最后整个星河集团直接喊出了“要打造夏国房地产劳斯莱斯”的口号。

        此举也让他成功的名利双收,一步步的跻身百亿富豪之列。

        这样一位未来的地产行业大佬,眼下却要小心翼翼地试探,生怕得罪自己,陆逸明不得不承认,心里还是蛮爽的。

        难怪那么多人活在世上,全都挖空了心思也要追名逐利,实在是名与利,有着让人沉醉其中的魔力。

        面对这样一个未来的行业大佬,陆逸明此时却是一脸心平气和地对他说道:“龙龙板,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小忙。当然,这个忙不白帮,我会给你好处。”

        龙武毕竟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他并没有一口答应陆逸明,而是试探着问了句:“不知道陆总要我帮的是什么忙?”

        陆逸明笑了笑,这才提出要求:“很简单,我要时恒亮破产,这种事,对你而言应该不难吧?”

        龙武一听说只是弄得时恒亮破产,顿时心中长舒了一口气,语气轻松地说道:“小事一桩,既然陆总看得起我龙某人,我自然是愿意效劳的。”

        至于陆逸明和时恒亮有什么仇,龙武根本不关心,也不想管。

        时恒亮只是他的公司众多的供应商中的一个,甚至都不是最主要的。而他的公司,则是时恒亮的大主顾,他从时恒亮那里的进货量,直接就能决定时恒亮的生死。

        陆逸明见龙武答应得如此干脆,也感觉到很舒心,当即说道:“放心,不会让龙老板你白忙活的,这样吧,我知道你现在正缺钱用,而你的星河湾项目,我非常看好,你若是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投资一个亿,现金。”

        龙武听完当场就愣住了,实在是陆逸明出手就一个亿,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别看他的资产加起来也有一个亿,但那是身价,不代表他真能掏出一个亿的现金!

        而为了推行星河湾项目,他最近一直都在与各大银行接触,商议借款事宜。可偏偏银行认为他搞的项目太过超前,风险巨大,因此贷款迟迟没有批下来。

        仅仅这一件事,就快要把他给搞崩溃了,每日都愁得掉头发。

        毕竟搞房地产的,最怕的就是不能从银行借到钱。

        龙武情绪激动地看着陆逸明,感觉有些如梦似幻:“陆总,你真的愿意投资一个亿进来?”

        只要资金到账,星河湾这个项目他随时都能启动,这笔钱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能救他于水火之中。

        陆逸明点头说道:“那当然,星河湾的定位是高端精品住宅,随着国内经济的腾飞,必然会有一批率先富裕起来的人。想赚钱,当然要从有钱人手里赚,尤其是现在国内还没有人盯上高端商品房这一领域,独门的生意,我为什么不做呢?”

        这一番话,让龙武大有酒逢知己的感觉,恨不得当场就叫人拿酒来与陆逸明痛饮。

        因为,他本人也是这么想的。

        赚穷人的钱有什么意思?

        不赚穷人的钱那赚谁的钱?

        当然是谁有钱就赚谁的!

        聊着聊着,龙武发现陆逸明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难以接触,甚至还没有什么架子,顿时话就多了起来。

        “陆总,你来得可真是太及时了,你是不知道,为了这个项目,这几天啊,我在各大银行的贷款部门那里可没少遭人白眼,这心里……憋屈啊!”

        陆逸明认真地听他说完,然后才出言附和道:“银行只有在你不缺钱的时候,才会把钱借给你。”

        龙武顿时一声长叹:“可不是嘛。”

        站在银行的角度来看,龙武提出的设想,实在是过于大胆。

        你不去赚穷人的钱,跑去赚有钱人的钱,那有钱人又不傻,他们能答应吗?

        所以,银行觉得龙武的设想实现的可能性极低,纷纷拒绝提供贷款。

        一说起这些事,龙武便是越说越气:“陆总你知道吗,当下国内的许多民营企业,尤其是房地产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拼命追逐所谓的超常规扩张和超常规多元化,四处出击,争拼市场份额,抢占地盘。说风险,他们干的这些事情才是真正的高风险。结果银行还偏偏就喜欢贷款给这些人,你说这是什么道理?”

        龙武说得那叫一个义愤填膺,实在是这些天四处碰壁,让他受了不少鸟气。

        陆逸明当然知道龙武说的是哪些人,而他的话此时没几个人相信,但未来却会得到印证。

        诸如碧桂园、恒达等房企,风光了二十年,最后都栽倒在了盲目上规模、盲目多元化这道坎上。

        而且资金暴雷之后,更是弄得一地鸡毛,让无数人为他们的冒进和疯狂买单。

        相比之下,龙武虽然在二十年后也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但他的路子却走得很稳,因为他走的是坚持创新,和重视产品的战略路线。

        别看龙武的星河地产集团名气不大,可是在圈内却是很有地位,而他盖出来的房子,也备受富豪阶层的追捧,利润高,还不愁卖,不知道羡煞了多少同行。

        这样一家公司,陆逸明自然是有兴趣投资的,正巧林淑仪给他的那十个亿,他到现在还没花掉多少,因此他今天才想在龙武身上投一笔钱试试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