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 539章 每个人都有一次登台演出的机会

539章 每个人都有一次登台演出的机会

        539章

        1788年,几艘来自英国的舰船抵达澳洲,本着走过路过不能错过的原则,顺其自然的在这里建立起第一块殖民地。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罪犯流放地。

        因为这些船上,除了水手外,    乘客均是来自英国本土的囚犯。

        且先不论殖民初衷之一竟是为流放罪犯,这点是否过于荒诞——实际情况是这还真不是个例,北美洲的情况亦是如此,苦主还是英国人,后者干起这事算是驾轻就熟——只说这第一块殖民地,便是现今的悉尼。

        傍晚,大约五六点钟光景,    悉尼市区,    天边泛着好看的淡金云霞。

        一辆出租车在道旁停下,    一名身穿加大码衬衫,体型臃肿痴肥的中年乘客,夹着手提包从车内挤出,许是出租车空调问题,当然更有可能是体质缘故,不算炎热的晚间,红通通面颊上满是大颗汗珠。

        抹了把脸,中年肥胖男子抬头看向面前的咖啡馆招牌,随即视线右移,透过一旁玻璃橱窗望向里间。

        生意一般,客人不多不少,零零散散分布坐着,    气氛悠闲舒缓,    与外间形色匆匆路人形成鲜明对比。

        这也正是安装玻璃橱窗的意义,当自己静下来时,看到别人忙碌,总会有种打心底里油然而生的幸福爽感。顺带一提,    写字楼领导办公室里的单向玻璃亦是同理。

        没看到想要见的人,    中年肥胖男子也没在意,上前几步,推开咖啡馆玻璃门,左右扭头,很快就确定了目标所在。

        那是窗帘旁的一张客桌,位置不算角落,但垂下来的落地窗帘刚好遮挡住坐在里面的顾客,这也是方才从橱窗外面看不到的原因。

        中年肥胖男子走了过去,视线首先落在对方手里的大部头书籍上,《上帝之城》。

        一部有关于教会历史哲学的书籍,挺出名。

        好吧,具体讲什么内容不重要,相信也不会有多少人会对此真正感兴趣。不过面前这人看得倒是津津有味,以至于中年肥胖男子走到桌子跟前,他都恍若未觉般没有丝毫反应。

        “加布里埃尔……”

        “稍等,让我将这章看完,你可以先坐下来点杯咖啡。”颇具磁性的嗓音语气俱是温和,    只是对方依旧没有抬头,    也没有放下手中书籍。

        中年肥胖男子见状张了张嘴,想继续说些什么,    但看着书籍后方那张眼眉低垂、波澜不兴的平静面孔,最后还是选择闭上嘴巴,老老实实的在桌子对面坐下,甚而在服务员前来问询需求时,下意识压低音量,点了杯冰咖啡。

        一副唯恐惊扰到对方的小心样子。

        事实也便是如此,如果有选择,中年肥胖男子其实并不想与对方见面,尤其还是单独碰面。

        哪怕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对方都没有显露出丝毫攻击性,身份也只是家国外数据处理公司的普通工程师,但他就是觉得不舒服,甚至有种打心底泛起的隐隐悸动!

        ——就像草原上偶遇雄狮的野兔,尽管雄狮并没有注意到,但野兔仍是免不了心惊肉跳、瑟瑟发抖。

        随后的几分钟便在咖啡馆内悠扬钢琴旋律声中沉默渡过,直至服务员端上咖啡,中年肥胖男子第五次调整坐姿时,面前书籍终于放下,并随手在上端页角折叠出一个小小三角形书签,合上放置手旁。

        抬起额头。

        这是个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子,身材不算壮实魁梧,却有副偏大的骨架,得体的撑起了身休闲西装。五官面容虽算不上英俊,但也绝对不丑,属于水准线以上的端正。

        不过第一眼看去相信谁也不会先行注意他的长相,实在是那身气质过于独特,干净整洁,斯斯文文,却不是那种平庸书卷气,更没有偏向艺术领域的阴柔,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由内而外的亲和,又有些神秘,使人忍不住产生一探究竟的交际想法,进而被其深深吸引。

        “好久不见,威尔,距离我们上次见面……”西装男偏头想了想,“有三四年时间了吧?”

        唤作威尔的中年肥胖男子挤出笑容点头:“是的,在希腊的圣托里尼岛,我们在度假。”

        “想起来了,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我还记得你在伊亚镇搭讪一位美女游客,却惨遭拒绝,当时信誓旦旦的说要减肥……”西装男子目光打量过来,笑着摇摇头,语气遗憾,“现在看来你并没有坚持下去。”

        “呵、呵呵。”威尔闻言不由干笑两声,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西装男子摆手打断,“让我猜一猜,你在昨晚联系我后今天就找过来,是我那位哥哥出事了,对吗?”

        虽是疑问句,但从语气里却听不出多少不确定意味,相反,好似认定了般肯定陈述。

        至于西装男子的身份,正是加布里埃尔·弗纳尔。

        “……对不起,我很遗憾。”被一语道破来意,威尔肥胖身躯不禁颤了几颤,神情惊愕,反应过来后连忙说道,“鲍伯和我有过约定,如果有天他出事了,我需要第一时间告诉你。”

        “这我知道,是我让他这么做的。”加布里埃尔的语气没有波动,只是神色稍显悲伤,“每個人的降生都是神的旨意,但选择何种方式渡过一生却是自己的决定。我不会干涉这种决定,哪怕他是我的哥哥。只是做为亲人,我需要知道他什么时候重回神的怀抱。”

        稍顿,“就是在这里出的事吧,他现在在哪?”

        威尔答道:“出事地点在布里斯班国际机场,目前遗体已经被当地特勤部门运走,不过肯定可以拿回来,需要一点时间,交给我处理吧。”

        加布里埃尔轻轻点头,转而叹道:“那就说说怎么出的事吧,不用着急,从头开始一点一点慢慢说。嗯,先喝咖啡……”

        随后用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威尔将事情前因后果原原本本道出,

        “……我和鲍伯有分工,前期是我收集的情报,所以对于幽魂实力的误判,责任在我。另外,我也真没想到昨晚在接连遭到埋伏暗杀的情况下,对方竟然还敢出现在机场……但我当时真的有尽力劝说鲍伯,让他待在原地,不要去做没必要的冒险举动,可他就是不听……”

        加布里埃尔抬手下压,善解人意的温和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那位哥哥打小脾气火爆,行事冲动又不计后果,我也劝过很多次但一直收效甚微,这些年辛苦你了。”

        稍稍安抚下越说越是激动的威尔,接着忽然道,“不过,我有个疑惑,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当然,你说。”

        “我对地下世界的事情并不了解,那位幽魂,也是第一次听说。但据你刚才所说,他和我兄弟一样,都是登上百大杀手榜单的人物。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对方其实并不弱,至少,实力与我兄弟相当?”

        “可以这么理解,这确实是我的失误……”

        “不不不,威尔,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真的没有在责怪你,请让我说完。”加布里埃尔摇头道,“我知道我哥哥是在为谁工作,我想知道的是,将那幽魂定为猎杀目标的计划,是我哥哥自己的意思?还是你们背后部门的命令?”

        “这……算是我们共同的想法。”

        “真的?”加布里埃尔嘴角轻扬,目光柔和,脸上依旧挂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和煦。

        但不知怎得,威尔却忽觉头皮微麻,见面至今一直压抑下来的内心悸动像是陡然被唤醒似的,肥胖身躯不自觉扭了扭,但还是很快速的肯定点头,

        “真的,请相信我!伱或许不清楚,去年杀手界出了件十分罕见的事情,一位在百大榜单上排名靠后的岛国杀手,千里追踪,一举强杀了名榜单靠前的同业杀手,直接将排名抬升数十位,也因此在地下世界声名大噪!”

        顿了下,摊手,“鲍伯的性格你是知道的,自从这事发生后,他就上了心,开始研究起榜单上的同行,想着能否也复制一把……”

        “结果你们就选中了那个叫幽魂的家伙?”加布里埃尔皱眉。

        “那是后来的事情。”威尔抬手擦了擦额头处不知何时渗出的冷汗,解释道,“一开始我们其实并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目标,因为排在榜单上的顶级杀手,背后绝大部分都有着强大势力支撑。比如我刚才提到的那名岛国杀手,他叫仁见仁基,来自于地下世界第一杀手集团、北藤司,我们根本惹不起。”

        “除此之外,也有少数一些背景模糊不清,或来自不大势力的老家伙们,但大多都已不再出手,基本处于退休消失状态,就算我们有想法短时间内也找不到人……直到今年年初,榜单更新,那幽魂忽然蹿出来……”

        说到这里,威尔神情不由浮现些许苦涩,摇头沮丧道,“我们通过许多渠道详细调查了相关资料,但因为对方活动范围基本只局限在东亚那块,出手次数又实在太少,导致并没有太多有价值的收获。不过我们可以确定对方背后并没有势力存在,只是和华夏的九州崛起有着一些合作关系。所以,即便他的排名还在鲍伯下面,但我们经过综合考量后,还是决定将其列为下手目标……”

        叹了口气,脸上苦涩意味愈加浓郁,“老实说,在昨天之前,不管是鲍伯,还是我,都对这次计划信心十足。虽说不至于轻视,但我们确实没太将那幽魂放在心上,想着这次只是练手,后面再逐步考虑那些排名更高的,结果……”

        结果不用多说,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原来如此……嗯,听着确实像是我那位争强好胜又莽撞激进的兄弟能做出来的事情。”加布里埃尔了然轻叹,神色怅惘,随即摇头认真道,“遗体的事情就拜托了,有消息请通知我一声。”

        “放心,我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处理妥当。”威尔神情郑重给出保证,接着从手提包内取出几份文件,放在桌上推到加布里埃尔面前,“这是这些年鲍伯出任务的积蓄,一家瑞士银行、一家法国巴黎信贷银行的账户,另外还有一座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牧场的资产证明……”

        威尔看向神情微怔的加布里埃尔,“上半年刚买下来的,目前正在整备装修,是鲍伯为你准备的礼物。他说你自小就想拥有一座牧场,本来他想亲手交给你的,但现在……”

        “帮我卖了它吧。”

        “呃?”

        这下轮到威尔怔住了,加布里埃尔看向窗外行人轻声道:“我是想拥有一座牧场,但它的主人必须得是我们兄弟俩,现在鲍伯不在了,它也就没了存在的价值。”

        沉默几秒,“好的,我明白了。”决定好牧场的处理方案,搭档的身后事也就基本搞定完成,威尔看起来轻松了许多,喝口咖啡,主动问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收回视线,加布里埃尔侧头思考了下:“还没想好,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会将我现在这份工作辞掉。”

        “嗯,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可以出门旅旅游什么的。至于以后,你知道的,以我和鲍伯的交情,有事尽管开口。”

        “谢谢,我会的。”礼貌颔首致谢,随即在威尔即将站起来结束这次会面时,加布里埃尔轻描淡写再道,“我那位兄弟曾经说过,每个人都至少有一次登台演出的机会。呵,这也是他说的为数不多有道理的话之一……”

        笑着摇摇头,旋即微微扬眉,慨然叹道,“现在,大抵是该轮到我上场了。”

        “……”

        片刻后,威尔方才回过神来,惊疑不定的看着说完风轻云淡端起咖啡杯的加布里埃尔:“你……你也要踏入地下世界?给鲍伯报仇?”

        “我有自己的计划,一个可能需要用一生时间才能完成的计划。当然,在此之前,我会先完成复仇,这也是我作为兄弟应该做的不是吗?”

        “可、可是……”

        加布里埃尔抬手打断:“不用说了,威尔,你心里清楚,你劝不动我的。不如先考虑下自己吧,复仇的事情我会独自搞定,但我那个计划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呃,我能帮什么……你到底想做什么?”深吸口气,威尔的脑子有点乱。

        “不急,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加布里埃尔轻松岔开话题,意有所指道,“我和我那位兄弟不一样,我不喜欢束缚,所以,我们需要先解决一个问题,你身份的问题。”

        看着愈加茫然的威尔,“据我所知,你之所以为你现在的幕后势力效力,是因为早年间做下的一些事情,被当成了把柄对吗?抓住你的那个人叫什么来着,让我想一想,哦,对了,罗伯逊,asis(土澳秘密情报局)的一名高级情报主管,负责海外反情报任务……”

        “不用这么看着我,这不是鲍伯告诉我的,他对这些也不感兴趣,我有我自己的消息渠道。”

        摆摆手,竖起食指,“一个月,威尔,你有一个月的考虑时间。当然,无论最后成不成,我都会帮你解决掉罗伯逊,还你自由,算是这些年你为我那位兄弟辛苦操劳的小小回报。”

        话落,加布里埃尔拿回手旁的书籍,站起身来,离开窗帘遮挡范围,经过玻璃橱窗折射的淡金晚霞照在身上,金灿灿好似神祇,神态自若的看向呆坐不动宛若雕塑的威尔。

        后者定了定神,勉强压住脸上惊骇神色,忙不迭起身,抬手,握住,语气复杂道:“我会认真考虑的!还有,谢谢!”

        “不客气,再……”

        见字尚未出口,隔着张客桌的威尔,就见站在面前的加布里埃尔蓦地神色大变,大白天撞鬼一般,一直保持的淡定从容气质瞬间消失无踪,瞳孔先是急剧收缩,随即缓慢左移看向一旁玻璃橱窗,慢镜头似的……

        实际上,这一切对于加布里埃尔来说,确实是慢镜头!

        除了已经死去的鲍伯之外,这世上没人知道,加布里埃尔其实是有异能在身上的。

        精神系异能。

        值得一提的是,不是影视剧小说里常见的那种精神操控,强度还远没到那种地步,或者说加布里埃尔的精神异能领域并不是这个方向,而是更偏向于读心术,亦或他心通。

        简单来说就是,在一定距离范围内,他可以清晰感知到对方细微的情绪波动。

        这也是方才威尔说什么,他都看似轻易就选择相信的原因,因为几乎没人可以在他面前撒谎。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其实要比直接精神操控的运用要更为广泛,也更为可怕。因为当一个人的所有底牌都被看穿,那看似不可能的操控,也就有了操作的可能。

        另外,异能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玄之又玄的存在,尤其还是精神系方面的异能。所以,除了类似读心术的妙用外,其它方面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些显现。

        比如加布里埃尔这身独特魅力气质,也比如对于周围事物的敏感,危险的直觉等等。

        现在,加布里埃尔就感受到了浓重的生命威胁,重到几乎能嗅到死亡的气息——

        视野中,左手边玻璃橱窗外,一枚不知从何处射来、角度极其刁钻的子弹,在空中急速旋转飞行,靠近、靠近、再靠近……

        许是异常激烈的精神波动,致使异能在这一刻完成了升华突破!

        加布里埃尔甚至能清楚看到子弹排开空气阻力的波纹涟漪,以及后续钻破橱窗的每一分细节,洋洋洒洒的玻璃碎屑……但就是躲不开!

        相反,因为这份独特异能,他还要感受着莫大恐惧,亲身体验这几与凌迟处死无异的酷刑!

        ……

        说来复杂琐碎,实则在威尔眼里,就是握手途中加布里埃尔莫名变色,然后下一刻,眼前这张拥有独特气质的脸庞陡然消失近半,血雾炸开!

        距离最近的威尔瞬间被淋地满头满身,一时呆愣当场。

        抛飞出去的上帝之城书籍,在空中划出道抛物线,砰的一声,砸在邻桌办公客人的笔记本电脑键盘上。后者踩了电门般直接推椅跳起,落地踉跄,大怒扭头,

        “法克克克……上帝!!!”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