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摘仙令在线阅读 - 番外 封印大阵5

番外 封印大阵5

        终于把一辈子的话柄送出去了。

        柳酒儿心情巨好。

        她忍不住摸出吃饭的家伙,坐到师姐刚刚坐的位子,给自己撒下了一卦!

        “……地水师?”

        柳酒儿睁着一双美目,一时不知道是高兴的好,还是犹疑的好。

        “地水师是什么卦?”

        陆灵蹊两眼弯弯,在门外伸头,    “哈,我就知道,你会给自己算卦的,快,说说吧,这是什么卦!”

        这样大把的往外送东西,她心中没底的很。

        只怕送的东西,遗失在空间裂缝里,    或者被时空乱流绞成渣。

        不得己,    才给师妹挖坑,引她自己算。

        陆灵蹊知道,就柳酒儿这性子,直白跟她说,你给你自己算一卦,我要借你,看是不是再往那边送东西,她肯定不会干。

        一方宇宙的因果,她是绝对不会沾的。

        现在好了。

        陆灵蹊笑眯眯的坐到她的位子上,“我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坏卦吧?”

        “……确实不算坏!”

        柳酒儿还不知道,她又被利用了。

        “地水师是中上卦,行险而顺!”

        与她平时做人的风格不同。

        这才是她犹疑的地方,“‘师’者,众也,一般指的是军队,坎为水、为险;坤为地、为顺,    但兵凶战危……”

        “那样的地方,不拼……”陆灵蹊迟疑了一下,“才更危吧?”

        确实!

        柳酒儿再看师姐的时候,有些一言难尽,“师姐,你觉得,我是个能兵行险招的人吗?”

        她感觉她做不到啊!

        如果做不到,那是不是意味着,上卦变中卦或者干脆变下卦?

        那缕分神会消失在那方宇宙,与那方宇宙一起沉沦,如果那样,她……

        “能啊!”

        陆灵蹊点头,“酒儿,其实你并不了解你自己,或者说,你一直低估了你自己。”

        柳酒儿:“……”

        有个天道亲闺女的师姐,她敢高估他自己吗?

        “别人不敢做的事,其实你很敢干的。”

        陆灵蹊放心了,    再喝她的茶时,    都感觉更香,“好比布袋法宝,好比……算卦!”

        不管布袋法宝是不是大家硬坑到她头上的,至少是她先主动迈了那一步。

        “布袋法宝我们就不说了,我们说算卦!”

        陆灵蹊笑着朝师妹露出八颗牙,“知袖师叔当初有多反对你算卦?可是,伱坚持下来了。只凭这一点,我就挺佩服你了。”

        柳酒儿:“……”

        她居然能收到师姐的佩服,真是难得。

        “其实你是个认定目标,绝不放弃的人。”

        可怜,因为有更厉害的师兄师姐,她的所有优点,都被她自己自动的弱化了。

        陆灵蹊有些可怜师妹,“而且,你说,你为什么明知道那方宇宙不妥,还能下意识的割裂神魂?

        兵行险招……没有比这更险的了。”

        这?

        柳酒儿揉了揉眉心。

        “好了,你的卦不错,再奖你一份碧落仙泉水。”

        柳酒儿看着高兴的师姐,呆呆的接过她塞过来的一小葫芦碧落仙泉水,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

        她又被师姐利用了吧?

        怎么老这样?

        太过份了。

        柳酒儿愤愤喝下一口碧落仙泉水的时候,陆灵蹊已经把要送的东西,全都整理好了。

        天要黑了,月亮要出来了。

        如果这边,是那边宇宙的生机,那她给了。

        陆灵蹊其实并不希望,这边是那边的生机,因为那意味着,那边彻底沦落。

        “师父!”

        常雨应召而来,“这是您要的东西。”

        储物戒指里收集的各种灵种、灵木,外加有关雷、火的所有功法,“能收集的,我都收集了。”

        “干的不错!”

        陆灵蹊的神识在储物戒指里转了一圈,“对了,你把我们炼制符文法衣的办法,写上去了吗?”

        “写了。”

        常雨点头,“我还带了十多套,师父若是觉得可以送,就一起送过去。”

        防御性更强的符文法衣不是不好,但是,受于承载的材料限制,很多人都没办法升级它。

        成仙之后,它对他们的作用,相对就少了许多。

        “……送吧!”

        她们说的再好,没有亲眼见着,肯定都要打折扣。

        陆灵蹊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是我最后一次往那边送东西了,以后……你来。”

        “嗯!”

        常雨乖巧点头,“师父放心,我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

        天罚狱那里,目前为止,除了她们师徒,谁敢主动进入雷区?

        “对你,我很放心。”

        前面的十个,她都放心了。

        后面的……

        陆灵蹊不敢保证了,“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今天晚上,空间黑洞又会在哪!”

        师徒两个,一齐走向棺材坳。

        ……

        半年后,吴露露于终于放弃封印。

        戴着面具的慕天颜跟在师妹身边,逛天渊仙界的坊市。

        “快快快,那不是一家面馆吗?”

        两個修士急切的从他们面前跑过,“今天是九月初九,大师父无限量供应!”

        有多少人排队,他就做多少碗面。

        虽然排队的人都不知道,今天他们能吃着什么样的面,但是,所有吃过的,都修士,都会怀念他们曾经吃过的面。

        可惜,大师父从来都不干寻常事。

        至少仙上楼的仙食,只要有钱,就能买着。

        但大师父的面……,那真是凭运气吃。

        除了三月初三,九月初九,其他时间,他老人家只卖三十三碗。

        先到先得!

        因为这,没有伙计的一家面馆,愣是养活了好些专靠排队卖号的小娃娃。

        那些小家伙排完队,就把号转手高阶卖出去。

        他们这些大人,还真不好意思,因为一碗面,跟他们抢着排队。

        “哎呀,已经排了这么远!”

        看到在街尾拐个弯又排的队伍,两个人可怜巴巴的凑过去。

        “是林蹊说过的那家面馆吧?”

        慕天颜拉着师妹也排了过去,“正好现在没事,我们就尝尝能让这么多人排队的好面。”

        吴露露:“……”

        她无所谓,但是她又觉得,师兄可能要失望。

        一家面馆的面,他们虽然没有吃过,但可比仙上楼仙厨的陆爷爷,可是在外域战场一直投喂到他们离开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