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116章 羞辱到哑口无言

第116章 羞辱到哑口无言

        醉仙楼四层小厮,岂是普通侍者?



        个个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精!



        三言两语,便能从对话中大致感受到身份地位。



        一个连五金都拿不出来,只会摇唇鼓舌,通过谩骂羞辱他人的泼妇,有何高贵身份?



        哪个有身份的人,会如此作贱自己?



        至于东宫前宝林,京师荀家这些身份,的确超出了小厮的预料。



        可那又如何呢?



        被和离,证明已和东宫没有关系。



        至于荀家,更是可笑至极。



        荀家家主仅有黄字玉牌,岂能比得上徐羽手中的玄字玉牌?



        若是荀节自己拿着宇字令牌,小厮自然会尊敬她。



        可在玄字玉牌面前,屁都不是!



        没将她赶出楼去,在小厮看来已然是徐羽的恩赐了。



        岂容得在此叫嚣?



        而荀节,早已懵了,惊愕冲破极限,将愤怒完全压灭。



        她不清楚这个小厮为何胆大包天,敢如此对待她这个宇字令牌拥有者。



        但荀节也很无奈,小厮如此对她,她无可奈何。



        从没有发生过这种先例,以至于投诉无门。



        为了心底最后的尊严,荀节再从掏出玉牌,直接拿到了小厮眼前。



        “你给我看清楚!这是什么!”



        小厮很认真的看了一眼,随后冷冷道,



        “若无此令牌,你等也无法进入宇字楼层。”



        “你。。。”



        为人二十年,荀节首次受到如此羞辱。



        对象是徐羽也就罢了,毕竟还稍稍有些身份地位,能够与镇北军挂上关系。



        可小厮算什么东西?



        最最最低贱的存在!



        一瞬间,荀节下定决心,脸色也阴冷下来。



        每座城池都有醉仙楼,每座醉仙楼的管理者便是楼主。



        一开始荀节也不知,也是偶然间听闻太子与楼主饮酒一事。



        今日,她一定要楼主亲自给她一个交代。



        “混账,我要见你们楼主!”



        小厮摇摇头,直接予以拒绝。



        “你无权见楼主。”



        荀节要疯了,她恨不得将这砸了,将楼主引出来。



        “为何!”



        “唯有玄字及以上玉牌,才有资格与楼主相见。”



        “你。。。”



        荀节张着嘴,哑口无言。



        太子当初是玄字玉牌,后升为地字玉牌,自是符合标准。



        可她这宇字玉牌,完全是自取其辱!



        “节儿,算了。。。”



        “我等还是。。。走吧。。。”



        不知何时,荀宴和王氏已然起身走到荀节身旁,各自进行着劝慰。



        二人根本不敢与徐羽对视,全都低着头尽显狼狈。



        无论是辱骂,还是讥讽羞辱,他们都得受着。



        在还好,反正脸皮厚,骂也不会少块肉。



        他们最不愿看见到,还是徐羽那充满鄙夷不屑的目光。



        自诩高贵的上层权贵,却被视作低贱如乞丐之人羞辱且不可奈何。



        这种感觉,足以让他们发疯!



        “走。。。”



        荀节紧咬后槽牙,从牙缝中挤出这个字。



        从始至终,也未敢看徐羽一眼。



        她已然能够想象到,那是何等不屑讥讽的神色!



        “废物,还坐着作甚!”



        收拾不了徐羽,收拾不了小厮,荀节便将怒火发泄到了荀林身上。



        “早知道不带你这废物!丢人现眼!”



        荀林一脸沮丧,起身站到一旁。



        无辜,无奈,无言以对,除了充当沙包承受怒火,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我们走!”



        “等等!”



        刚转过身,徐羽快步上前,用身体挡住去路。



        “这就走了?”



        荀节挣扎许久,才用最愤怒的眼神进行对视。



        “贼子,你莫要得意!等皇甫逸来到岐州,必让你好看!”



        小厮眼中闪烁一丝异色。



        皇甫逸?



        外人不知醉仙楼与皇甫家的关系,他们醉仙楼之人可是十分清楚。



        荀节迫切见到的楼主,可就是其中一员!



        不过小厮不会多嘴,荀节在他眼中毫无信誉可言。



        皇甫逸来不来,还是两说,来了又与她有何干系?



        “先别提皇甫逸了,钱都花了酒不喝。。。嗯?”



        话说到一半,徐羽这才发现荀节点的一碗酒早已空空如也。



        “呦,喝的够快,够隐秘!”



        荀宴老脸一红,方才荀节与小厮争执时,他忍不住肚中馋虫,主动一饮而尽了。



        “老夫崇尚节俭,岂能。。。岂能浪费。。。”



        “没用的东西!”



        王氏狠狠掐了一把。



        方才偷喝时她便恼怒,可想到浪费心疼便默许了。



        此刻被徐羽拿来嘲笑,如何不怒?



        荀节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荀宴一眼。



        对她来说,亲生父亲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贼子,我花钱买的酒,干你何事!”



        “无妨,你别忘记付钱就好。”



        “闪开!”



        荀节懒得废话,不付钱能出楼吗?



        醉仙楼什么地方!



        “莫急!你不是想见楼主?我可以帮你。”



        “你?”



        荀节险些笑吐了。



        “你算什么东西?腌臜不堪,低贱如狗,你连与我提鞋都不配,你凭。。。”



        就在辱骂正酣时,一块玉牌呈现在了眼前。



        原本荀节并未在意,下意识认为是宇字玉牌,仍喋喋不休的辱骂。



        可当一个精美字体清晰映入眼中时,骂声戛然而止。



        玄,竟然是玄字玉牌!



        “不。。。不可能!”



        荀节双目尽显惊愕,却不停的摇头否认。



        她宁死也不肯相信眼前的一切。



        “假的,必定是假的!”



        “假的?”



        徐羽冷笑一声。



        “你的意思是醉仙楼酒肆分辨不出玉牌真假?”



        荀节仍不肯相信。



        “你这低贱之人怎能拥有。。。”



        “当然不是我的。”



        徐羽并不在意此事,能够拿牌上楼,那便有恃无恐。



        规矩就是,认牌不认人!



        “尊贵的前任太子宝林,你不妨猜一猜,这玉牌是谁的。”



        荀节怒不可遏,不止面色,连胸前一大片都变得通红。



        ‘尊贵’二字,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羞辱!



        可她却不敢再开口,更不敢再进行辱骂。



        玉牌来自哪里,荀节已有所明悟!



        “节儿!”



        “不可胡来!”



        想必荀节的惊惧,王氏和荀宴险些被吓昏过去。



        自从看到玄字玉牌的那一刻,他们脑海中便映出两个字。



        徐适!



        整个岐州城,还有谁能有这个玉牌?



        仅有徐适一人!



        “我。。。”



        荀节眼神迷茫空洞,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



        这两声呵斥,几乎是让她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同时,所有迷茫,不解,困惑在这一刻全部通透。



        怪不得小厮像狗一样护在徐羽身边,一切都是源自玄字玉牌的权势。



        没有像疯狗一样冲过来撕咬他们,已经是徐羽的仁慈了!



        荀节可是十分清楚,玄字玉牌的权利多么恐怖!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