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落夏风华徐羽荀华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100章 流程缓慢,征程多艰

第100章 流程缓慢,征程多艰

        gx“可明白本帅为何让你放弃?”



        直到徐适才发出灵魂拷问,徐羽才从勉强从震惊中醒来。



        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大夏皇族与皇甫家关系相当莫逆。



        与皇帝本人,恐怕也是超出想象!



        之前无论是得罪东宫还是相府,都拘禁在一定程度上,还能利用二者本身的矛盾。



        可得罪皇甫家,是否意味着得罪皇族,得罪皇帝?



        若真是如此,大夏将再无他的立足之地!



        放弃,才是当之无愧的最佳选择。



        徐适没说错,的确是在救他!



        “呼。。。”



        良久过后,徐羽将胸口浊气一吐而尽,沉闷感稍稍舒缓了些。



        “徐帅,皇甫。。。醉仙楼的酒,品质如何?”



        徐适并未回答,而是眉头紧锁,露出了极其失望之色。



        “你还不放弃?”



        利害关系讲得如此明确,还要挣扎?



        这与送死何异?



        这分明是不识天时!



        逆天而行,必将灭亡!



        徐羽岂能不懂这个道理,但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



        “够了。”



        徐适失望透顶,不愿再听这些废话。



        “你自去送死便是。”



        徐羽还是第一次见徐适发火,不由得后背一凉。



        他很清楚徐适的好意,心中也很感激,更明白直面皇甫家意味着什么。



        可他也有不能后退的理由!



        “徐帅,请听我一言。”



        徐适充耳不闻,已是懒得理会的态度。



        就等关飞回来,立刻离去!



        徐羽深知时间紧迫,只得硬着头皮开口。



        “我听闻镇北军抵御鲜奴多年,为大夏守护疆土,立下不世之功!可朝廷非但不感念功德,奖赏将士,反而不断缩减开支,恨不得镇北军早亡!”



        “我斗胆请问徐帅,如此情况下,镇北军还能支撑多久?”



        质问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可徐适仍是无动于衷。



        徐羽无奈,只得再度大吼。



        “明知最终结局必败无疑,徐帅可曾想过放弃!”



        “大胆!”



        徐适勃然大怒,瞬间抽出腰间佩剑挥了过去。



        刺啦!



        看着飞速袭来剑刃,徐羽吓得不知所措,可仍咬紧牙关止住脚步。



        剑刃越来越近,恐惧袭遍全身,徐羽为防止身体下意识后退,死死闭紧双眼。



        杀吧!



        宁死也不后退半步!



        多了许久,痛感没有传来,徐羽缓缓睁开双眼。



        剑刃仍悬于眼前,却停了下来。



        瞬间松了一大口气。



        赌对了!



        若想置之死地而后生,至少要有面对死亡的勇气与态度!



        “我之于皇甫逸,何尝不是徐帅之于鲜奴?”



        “哼!”



        徐适怒哼一声,极其不屑。



        “本帅是国事,而你是儿女私情,岂能相提并论?”



        徐羽摇摇头,不置可否道,



        “不,都是向死而生的勇气!”



        徐适双眼微微眯起,却没有反驳。



        徐羽继续开口道,



        “徐帅明知庙堂何意,明知没有后援,却要以一己之力硬抗鲜奴一个国家!如此英勇霸气,我深感敬佩!”



        “如今,对我而言区区皇甫逸之患,难道能与鲜奴相比?”



        徐适这才侧目,可不是感动,而是鄙夷不屑。



        刚要开口,徐羽抢先道,



        “我自是不能与徐帅相比,可心中这份坚定,自认为能与徐帅比肩!”



        徐适冷冷道,



        “你凭什么?”



        徐羽怒指向西,朗声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虽流程缓慢,征程多艰,可这黄河之水,何时放弃过东奔大海?”



        徐适精神一震,终无法再镇定。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喜怒不形于色,是徐适作为统帅对自我的要求。



        今日远离镇北军大营,与徐羽独处,才难得放肆发泄,将愤怒表现在脸上。



        可也是这次宣泄,再让他面对震撼时,难以再表现出淡漠。



        这句话,真是说到了徐适的心坎里!



        他不正是这黄河之水,凭一己之力硬抗鲜奴,守护心中所谓的抱负!



        流程缓慢,征程多艰,辛酸苦辣!



        庙堂的放弃,群臣的背弃,来自敌人和自己人的双重刁难,徐适从未放弃。



        拼尽全力,也要守住岐州城这最后一丝国土!



        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人懂他,就连军中将校都劝他放弃。



        若非自身威望震慑,镇北军纵然不被鲜奴击败,也定然会分崩离析。



        这么多年,徐适很累,从内到外疲惫不堪。



        两鬓间的斑白,便是最佳证明。



        对外有敌人虎视眈眈,对内有各种刁难,还有唯一儿子的身体。



        徐适已经麻木了,从未期盼着有朝一日能有人理解他。



        形势危急并不在乎,心中早已做好马革裹尸的结局!



        没想到,今日遇到了最懂他的人。



        大夏上千万人,庙堂百官,竟不如一个毛头小子!



        何其可悲?



        强如徐适,心中也不禁有些悲鸣。



        “黄河之水,真能全部入海否?”



        徐羽很想点点头,坚定不移的告诉徐适,可以。



        那样的话,自己硬抗皇甫家,便有了充足的理由。



        可徐羽不想撒谎。



        对于徐适,他从内心表示敬佩。



        庙堂昏庸,徐适却能舍生忘死,拼尽全力保国土不失,何其雄壮!



        真可谓英雄!



        “长河日夜不息,仍无法改变流程缓慢,征程多艰,人生之艰难比起长河更甚!”



        “江河之水总有入海之时,而人生之志却常常难以实现,令人抱憾终身。。。”



        徐适被深深触动,没落的低下头。



        “既如此,你为何执着?”



        “因为执着,因为心中有信念!”



        徐羽表现得恰恰相反,昂首挺胸,十分激昂。



        “事不做,才必不可成。若做,未必不可成!”



        徐适收回长剑,微微低下的头重新扬起。



        这一刻,徐羽在他心中的形象,彻底改变。



        “你认为,本帅能否实现心中抱负?”



        徐羽笑笑,毫不客气道,



        “在此之前,必败!如今有了我,事可成!”



        徐适也笑了,有些轻蔑,有些不屑,也有些欣慰,总之,嘴角确实扬了起来。



        不屑与轻蔑,是对徐羽的盲目自大。



        将他扔到战场上,必被鲜奴铁骑踩成肉泥!



        可目前镇北军的问题并不在战场,而是在后勤补给。



        最大的难题,是钱粮!



        可徐羽展现出来的能力,恰好弥补这一大短板。



        战场有他徐适就够了!



        看到希望,才是欣慰的原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