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姝途同贵在线阅读 - 第264章 归来

第264章 归来

        皇城外,韩瑜一身戎装归来,身后的亲兵此时已经包围了宫门。

        空气中飘散的血腥味儿让他皱了皱眉头。

        宫门打开,他毫无阻拦地进了门,并不意外地见到了姜五爷。

        “父亲,她们可安好?”虽有报过平安,可他还是担心自己的妻子会不会怕。

        是以,他这一路尽管走的不太平,可还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了。

        姜五爷点点头,扫了眼他身上不大不小的伤口,“我已派人看过,姝儿有了身子操劳不得,已经歇下了,你母亲正在宫里等着。”

        韩瑜点点头,对姜五爷郑重地行了一礼,“小婿多谢父亲相助。”

        姜五爷撇过脸去,“也不全是为了你们。”

        他能让姜家出手,不仅是为了家国稳定,儿女安危,也是为了姜家。

        姜家如今势大,又焉知不会是下一个宁兴王?

        当年的事,朝中哪个不明白,先帝的疑心可不是谁都能受的住的。

        当今圣上也不顾全大局,只一心想要自个儿想要的。

        再这么折腾下去,内忧外患之下,大梁如何还保得住?

        两人默不作声地朝着皇帝寝宫走去,宫里当值的人都已经被控制,其他的既然已是深夜,那就好好睡着便好。

        长乐妆容整齐地坐在外殿,看到那两个男人一步步走近,她终是起身。

        定定地看着姜五爷,“是你让人给他喂下的药?”

        姜五爷目光并未闪躲,点点头,“这是唯一的法子了,长乐,那个药只会让他忘记一些东西,即便往后精神不太好,但也能平平安安过半百。”

        “这药有多伤身,你可曾想过?你让他往后都离不得此药,受头疾之苦,五郎,他是我的亲侄儿啊!”

        长乐眼中含了泪,痛苦又无助。

        她也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法子,可,亲生女儿是肉,从小老大的侄儿也是肉,无论伤了哪个,她都会心痛。

        如何对得起疼爱她的兄长。

        姜五爷想要上前,可长乐却退后了一步,“我想静静,五郎,阿瑜,我不想看到这宫里再多出几条人命。”

        韩瑜垂眸,“谨遵母亲吩咐!”

        长乐得了承诺,便看也不看姜五爷转身离去。

        想要去追,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姜五爷只得收回了步子。

        “走吧!看看皇上再说。”

        寝殿里,小太监伺候在杨玹身边,他此时只着黑色里衣,发丝披散着,一手扶住额头,面色苍白。

        听到声音,他抬起头看向来的两人,神色一愣后,闪过不知名的什么情绪,微松道:“姑父,还有阿瑜,你们怎么来了?”

        他又看到韩瑜身上的伤,眸子微凝,“你这是怎么了,一身的伤。”

        韩瑜目光在他身上晦涩地扫了扫,沉声道:“臣奉命领兵出征,路上却遇到敌国贼子刺杀,又听闻皇上你也出事了,便折了回来。”

        “我出事了?”杨玹脑中突然抽痛,又闭上眼睛死死地按住额头,冷汗又渗了出来。

        有什么东西好像一闪而过,可他偏偏抓不住。

        是什么?

        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皇上,您中了毒,虽说毒已经解了,可也伤到了根本,往后怕是时不时就会犯头疾,不过也无事,只要按时用药便好。”

        “我会有头疾?”杨玹微微掀开眸子,他觉得好像记得什么又好像不记得什么。

        “我已经是皇帝了?”他问出口,又自言自语道:“好像是,父皇去了,不,不对,父皇明明昨儿才带我们秋狩过的。”

        “不,也不是……”他神情凌乱不堪,忽地抬起手掌看了看,头更疼了。

        这手掌比他印象中的大好多,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他中毒的结果?

        他似乎忘了好些事。

        韩瑜冷眼看着他近似疯癫的模样,到底是姜五爷看不下去,走近了些,挥退了小太监。

        “皇上,那毒伤了您的脑袋,想不起来便不去想了,现下朝中大局未稳,边境外敌来犯,臣与你说说近况如何?”

        杨玹听闻他的声音,微不可见地点点头,他确实有许多疑问。

        在这之前,他见过了姑姑。

        姜五爷朝着韩瑜使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行礼离去。

        出了寝宫,他回头看了眼,掩下眸中暗色。

        姜五爷夫妇这么做,未尝不是保护了杨玹。

        要知道,如今的宁兴王,早已不是当年的宁兴王。

        冷肃的脸色一直到了姜姝儿的寝殿内才缓下。

        里头燃着昏黄的烛火,不过分明亮,却又能让人瞧见物,就怕起夜不便而准备的。

        与在王府并无二样。

        他低声吩咐了一声让人备水,便来到了床边静静地看着姜姝儿的睡颜。

        眸光温柔。

        若不是身上不干净,他早便将她紧紧揽入怀中了。

        不多时,有人进来,韩瑜这才收回眸子,去了偏殿清理身上。

        待擦洗过,包扎完伤口,天已近蒙蒙亮,回到寝殿内,他轻手轻脚地上了床,将心心念念的人儿揽入怀中。

        梦中的姜姝儿似是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又往他怀中缩了缩。

        韩瑜满足地闭上眼睛。

        从出家门开始,他便知晓自己一路上不会太平,甚至有可能一去无回。

        而事实上也是,从他出了城门开始,等着他的,就是置他于死地的埋伏。

        那样的情况下,他确实有过几次生死较量,差点儿死去。可他不甘心,不甘心他的妻子被人夺去,也不甘心就此死去,与他父兄一般。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在他看来,大梁要守,可焉知换个人不能守得更好?

        不是没想过改朝换代,凭他如今的权利,若是真反了,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会教怀中人难做些罢了。

        他舍不得,便退了一步,任由姜五爷和姜家出手。

        他想,若是杨玹安分便也罢了,若是不安分,他不介意大梁换个皇帝。

        左右也不是非他不可。

        他可以为君出生入死,但,容不得他觊觎自己的爱妻。

        天色大亮,烛火也不知何时熄灭了。

        姜姝儿懒懒地睁开眼,感受到神后的温暖,惊喜地转过身,就瞧见也缓缓睁眼的韩瑜。

        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怎的不多睡会儿?不习惯吗?”

        姜姝儿摇头,眸子里若有星光绽放,笑道:“你怎么回来了?”

        韩瑜搂紧了她。

        “舍不得姝儿,怕你在宫里住不惯,吃不好,所以便回来接你归家。”

        “真的?今日就可以回家了?”

        “嗯,等你起了就回家。”

        姜姝儿不是不知道他的布置,但也只是知道,却不全然了解。

        杨玹的事她就不知道,而长乐显然也没打算告知她。

        起身洗漱后,她随意用了些东西,便与韩瑜一道出了殿门,见着并无人阻拦,这才松了口气。

        离宫门还有段路,她和韩瑜上了软轿,在宫门口又换上马车。

        临离去前,看了眼深深的宫门,那像是无底洞般的富贵窟,是世间最贵极的地方。

        可她,不喜欢!

        “阿瑜,往后我也不想来这宫里了。”

        “好,都依你!”

        韩瑜眸色温柔地将她抱到腿上坐着,即便不小心碰到了伤口,也没皱一下眉头。

        姜姝儿放松地依偎在他怀里,只觉得今日他身上的熏香重了不少,不过却不难闻。

        马车愈行愈远,身后的宫墙也在一点点缩小,直至不见……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