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姝途同贵在线阅读 - 第263章 拖延

第263章 拖延

        “何必?”杨玹笑了起来,泛红的眸子透着一股深深的执拗,“你问我何必,姝儿,难道我把天下送给你不好吗?”

        他无视脸色阴沉的长乐,“我有什么比他韩瑜差的,他没有的我都有,这些都可以给你。”

        “可这不是我需要的。”

        姜姝儿抿了抿唇,“皇上,臣妇不想背上“祸国妖姬的”罪名,还请陛下仁慈,放臣妇和臣妇的孩子一条生路。”

        长乐神色大变,“姝儿……”

        姜姝儿对她摇摇头,她竟然敢说,自然也有把握保住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杨玹怔住,目光倏地移到了她的肚子上,神色恍惚。

        “你竟然和他有了孩子?”

        “是,臣妇已经是个快做母亲的人了。”

        姜姝儿说着,脸上带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杨玹看了她许久,而后扬声叫了内侍监进来。

        “皇上,您有何吩咐?”内侍监躬身行礼,又向长乐与姜姝儿拜了拜。

        “去叫个太医过来。”

        “是……”

        长乐有些担心地抓住了姜姝儿的手,捏了捏。

        很明显是担心杨玹会伤害她。

        可姜姝儿知道,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她的,不仅不会伤她,还会好生地照顾她,即便她怀着韩瑜的骨肉。

        这种想法虽然卑鄙,但不得不说也是最有效的拖延法子。

        约莫一刻钟,气喘吁吁的太医跟着内侍监进来,行了礼后便被吩咐给姜姝儿诊脉。

        杨玹的目光未曾从她身上移开半分,待太医收了手,他才问道:“如何?”

        “回皇上,王妃已有身孕,只是月份尚浅,需得好生养着,切不可疏忽大意。”

        谁都知道姜姝儿曾经受过伤,如今有了身子,自然得万分小心。

        杨玹听罢,面色冷淡地挥了挥手。

        长乐时刻盯着他,就怕他做出什么,对于此,杨玹也没有计较。

        在他得知此事的那一刻,确实有过堕掉这个孩子的念头,可一想到这孩子在姝儿的身体里。

        若是堕掉,必定会伤了姝儿的身子,便又打消了。

        他是万万舍不得伤了姝儿的。

        是以,他深深地看了看姜姝儿,对内侍监吩咐道:“找几个知事的嬷嬷伺候姜姑娘回寝殿歇息。”

        “皇上——”长乐就要训斥,姜姝儿却拦住了她。

        “臣妇多谢皇上,只是臣妇不想和母亲分开。”

        “准了。”

        内侍监闻言,恭敬地俯身,“长公主殿下,王……”他眸子一转,觑了眼一旁的皇帝,道:“姜姑娘,请随奴才这边儿走。”

        因着被姜姝儿拦着,长乐才恨恨地瞪了眼这见风使舵的狗奴才,否则,以她的性子,只怕早将这不长眼的奴才抽哭了。

        看着两人离去,杨玹觉得脑袋疼了疼,眼前也有些发黑。

        他晃着步子走到椅子上坐下,再度睁开眼时,只见一个小太监端着热茶过来,侍奉道:“皇上,您都几夜没好好歇息了,身子要紧,还是先回殿里歇着吧,左右人已经进来了,跑不了。”

        杨玹扬眉,跑不了?

        可为何他还是觉着不够踏实呢!

        已经是天下之主的他,唯有在这事上,恐惧不安。

        他真的怕她依旧会离开他,投向旁人的怀抱。

        他的天下给她,她也不要,难道韩瑜就真的这么好?

        不,他再好今日过后,也不会再有这个人了。

        而姝儿那里,他可以用余下一生作为补偿。

        想到这里,他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个笑意。

        看了眼小太监递来的茶水,他接过轻酌几口。

        茶水颇淡,倒也合适。

        这么想着,他心神有片刻松懈下来,竟真的有丝困意。

        许是姜姝儿已经进宫了,近在咫尺,他想如何都有的是时间,是以困意愈发明显。

        “回宫!”他淡淡吩咐。

        “是!”小太监躬身,转身唱礼。

        明华宫,姜姝儿和长乐在众多宫女太监的跪拜下进了殿。

        入眼亭台楼阁,柏木花卉样样不缺,就连寝殿内焚香的炉鼎也是出自前朝之物,极为珍贵。

        偏偏,又不过分张扬。

        金丝软枕,玉沙帐幔,长乐看着这些东西,额角一抽一抽的直跳。

        “这不像样儿的东西,难道是想将你……”

        “娘不必担忧。”

        “不担忧?”

        长乐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怎么还不担忧,你没瞧见他那模样不对劲儿么,我怕他这样下去,迟早疯魔,如今朝堂暗流涌动,藩王也不是吃素的,内忧外患尚未解决,我怎能不担忧。”

        姜姝儿知道这些,可现在不是已经在处理了。

        她看了眼寝殿,确定无人偷听后,拉着长乐在沉香木圆桌前坐下。

        “娘,韩瑜走时已经埋下了暗桩,想必此时他已得知了消息,左右皇上不会害我,咱们且等着他和爹爹。”

        “可你爹他并无实权,若想闯宫,恐怕……”

        “爹爹不行,大伯他们可没说不行啊!”

        长乐一惊,“你说什么,他们不会是要……”她顿了顿,“逼宫?”

        “这倒不是。”姜姝儿摇头。

        她虽然不满杨玹这么做,可也没想过将他从这个皇位上拉下来。

        况且,若是真的拉下来了,还有谁能做皇帝?

        那些宗亲?

        不,无论是谁,都没有杨玹在位合适,这不仅是正统,也是姜家的一个保障。

        两人说话间,有宫女出声,端了茶水点心进来一一奉上。

        低头的瞬间,姜姝儿看到了一名宫女露出的鞋面。

        鞋面上的绣花样式是她前些日子闲来无事画的,瞧着好看,便赏了下去。

        “你留下伺候吧!”

        在其他宫女想要退出去时,姜姝儿开口看似随意地指了一人。

        宫女屈膝行礼,“是!”

        其他人目不斜视地退了下去,见着人都走了,姜姝儿才微微笑道:“外头如何了?”

        长乐闻言,便晓得这宫女应当是她的人了。

        只是她不知何时竟然在宫里安插了人,这可是大忌。

        “回王妃,王爷已经回城,姜家也已准备妥当,还请王妃和长公主殿下今夜好生歇息,勿忧!”

        长乐皱眉,“姜家做了什么?”

        “请长公主放心,不过是控制了一些有异心的臣子,也是为了稳住大局,这样才不会伤到国之根本。”宫女垂眼回应道。

        姜姝儿颔首,早在之前韩瑜离开,他便交代了一些事,看来都起了作用。

        而这宫里,她也不会待上多少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