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妃常来袭:扑倒美男夫君在线阅读 - 第20章 :你竟敢藏我的女人

第20章 :你竟敢藏我的女人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20章:你竟敢藏我的女人

        “没有什么东西,我只是想看看你,许久未看了,得看个够才成。”他皱着眉头,但眼睛里,却蓄满了笑意和满足。

        “宋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看着他,不禁问道:“开始的时候,你不是被黄天抓起来了,他并不许你出来寻我吗?”

        “有易千寻呵。”宋唐的手,紧紧的搭着我,有温度传递过来,这皑皑白雪间,仿佛已经遍地穿暖花开,他道:“要不是因为跟踪他寻那面火龙旗帜,我怎么可能会顺便见到你呢?”

        脸不禁沉了下来:“原来你是顺便发现我的。”

        他忙解释:“并不是的,小帮在寻旗帜,而寻你,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是亲力亲为,这次跟踪易千寻发现你,还是小帮的功劳。”

        看着他焦急的神色,不禁笑道:“如此说来,那就是没你什么事了?”

        “怎么没我什么事?我一直是亲自寻找的。”宋唐急急的反驳,待看到我不怀好意的笑时,便明白我在耍他,不禁看着我笑道:“好啊,你居然敢玩我。”

        他说把,就单手勾住我的下巴,妖冶目光睨着我,百魅横生的样子。

        我不禁干咽了两口唾沫,不镇定的说:“我开玩笑的,你继续说。”

        他邪魅一笑,又接道:“我还差点以为是你哥哥把你藏起来,差点跟摩纳给打起来。”

        我撇了撇嘴,接道:“我哥要是把我藏起来,何必隐瞒你,必定会光明正大的告诉你的。”

        他道:“那倒也是,不过笑愚这小子忒也卑鄙,明知道这样,南越和辽国便是引发战争,他这可真是一石二鸟啊。”

        我赞同:“他确实很聪明。”

        “那是卑鄙,不是聪明。”宋唐咬牙切齿的喊道:“他居然敢把我的女人藏起来,简直是不要命了。”

        “他没把我藏起来,是我求他带我来的,因为……我需要他个一样东西。”我停顿了一会,淡淡开口:“我如今已经吃了他的狐狸,我的病已好,我必须要回报他,答应了他,要在蒙古一年的。”

        “还在蒙古?”宋唐忍不住大叫起来,想了一会却还是忍住,接道:“我今天就要带你走。”

        “我们能走吗?”我不禁担忧的问:“而且,他确实是光明正大的跟我做的交易,并没有勉强我的,我答应了,他给我一只狐狸吃,治好了我的病,我就在蒙古帮他一年。”

        “素素,你……你怎么可以答应这种事情,你……你应该早早告诉我,让我给你寻那什么臭狐狸啊。”宋唐更是焦急,拉着我的手死紧,仿佛身怕一松开我就会消失了一样。

        “除了蒙古人,别人不可能寻到火火的。”我叹息一声,心说同学,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在这里你都是我千寻而凑巧知道我在这个,更何况寻一只狡猾的百年火狐呢。

        “什么火火?”宋唐蹙眉,接道:“你是说那种狐狸?”

        我点头,他想了一会,又不情愿的说:“那我宁愿不要小孩,我……我说过了,我不喜欢小孩子,那时候……我在牢狱里,你虽是为了我好,可……可你还是狠心的走了,你……你这个没心的女人。”

        “那你那时候也不是有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默默的承受着?你还来说我?”我的语气也随之哀怨起来,我还不都是跟这倒霉孩子学的。

        “我……我告诉你了,你反正也总是怀疑我,不信我。”宋唐虽然语气不好,但明显的,没有正常的怒气了。

        我的心有些疑惑,按说,这种时候,我们应该吵起来的,可奇怪的是,他脸上没有要吵架的生态,而是满是不耐的解释。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脚尖一点飞走了,肯定没了耐心的飞走了,可此刻,居然没有。

        一定是天气太冷了,我们懒得飞走,对,一定是这样的。

        “素素,我们以后要好好的,不能吵架,有什么都要说清楚,好吗?”宋唐忽然执起我的手,美丽的狭长眼里,满是柔情蜜意。

        直到此刻,我方有一种恋爱的感觉。

        很甜,很塌实的甜蜜。

        “好,我们不吵架了,我们说说清楚,现在该怎么办。”我也不禁动情回握住他的手,道:“我们先来说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于是一,宋唐就跟我讲起了这一路以来,自我离开以来的的经历。

        原来,我离开后,笑愚果然信守承诺,跟黄天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的,居然让他把宋唐给放了出来。

        宋唐回府后,发现我已经不见了,当下怒后中浇,预备冲去辽国寻我,他当时以为,我必定是逃回辽国了。

        可是正准备出门时,易千寻却领来了圣旨,黄天居然不许他出门半步了。

        宋唐的脾气,不用想也知道他必定是不肯的,千寻却羁绊住他,说,我必定是有苦衷的。

        我当时好奇,心里疑惑千寻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当时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易千寻是为什么。

        宋唐显然看出我的意思,虽与千寻此时已经不和了,却还是说,当时千寻并没有说出原因,只是当众跟宋唐打了起来。

        为什么打起来了?

        版本是这样的。

        千寻道:“该死的,此刻我必不把你当王爷,你居然疑心素儿,你可知道她为你吃了多少苦,她之所以走,必定是有别的不得已的原因,要不,你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放出来了。”

        宋唐道:“滚,你没资格说我,易军师!”

        千寻道:“她就算真的走了,那又怎么样?你何曾让她幸福过?她为什么不能走。”

        宋唐答不出话。

        千寻道:“你混蛋。”说完一拳揍过去。

        两人便大庭广众之下扭打起来,边打边骂混蛋,千寻边骂他不信我,不懂得我的苦衷。

        终于被人拉开后,两人脸上都挂了彩,从此,宋唐再不提我为什么要走之事,因为他说,连一个外人都那么信我,他是我相公,自然更不应疑心我。

        “你真的这样想?”等他做完最后总结,我才试探的问道。

        “不管怎么样,我能感觉到你爱我,既然爱一个人,那么必定是希望他好的。”宋唐抚摩着我的脸,他手上因长期练武而引起的老茧,摩挲的我起了一阵的麻酥,他道:“既然易千寻他一个跟你毫无关系的人都那么信你,我何来不信你的理由?”

        心里又是一种感动,眼里酸胀的厉害,仿佛又要滚下泪水似的。

        “他有一句话很对,就算你毫无理由的走了,我也不能怪你不是吗?”宋唐苦涩一笑:“以前是我太糊涂了,此次,经历了那么多,我总算知道菱菱他的所作所为了,我……以前是我太不成熟了,希望你能不计前嫌,不会再怪我了。”

        “你不要听我为什么离开吗?”我不禁感动,柔声问道。

        “不需要,你必定有你的理由。”他坚定的答道。

        “那么……你为什么休了郑菱菱,就是因为发现她的真面目吗?”我看着他,略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毕竟这不是个好话题,要是一个不小心,也许言语不和我们又打起来了。

        “素素,你跟我说话,不必这样,你有什么想问的想知道的,我都应该告诉你,我有义务告诉你,我不说,你怎么会知道,你不知道,肯定会误会我,对不对?”宋唐看着我,一字一顿,认真的说道。

        他的手轻轻一带,就把我带进他的怀里。

        他抱着我,我居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温暖。

        移动了半晌,才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坐好,我轻声道:“好,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休了郑菱菱,虽然我不为她可惜,因为那样会显得我很虚伪,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忽然不负责了?”

        他的手,在我肩膀上摩挲着,这样拥抱在一起,两个人互相取暖,丝毫也不觉得冷,只觉得温暖如春。

        他道:“与其三个人痛苦,何不来个解决呢?我本有心要休她,因为发现她所做的事,她虽从未做过害我的事情,却犯了女子该有的德体,因为嫉妒你,而做了许多错事,可那事,却是她自己先说出来的。”

        “她自己先说出来的?”我狐疑的奇道,莫非当时小郑同学锈逗了?

        “确实是她自己要求的。”宋唐苦笑的一声,那意思明显就是说,他魅力不够。

        “她为什么变……她为什么那样要求?”我咽下了“变态”两个字,尽量淡定的问道。

        “他当时,知道我发现了所有的事情,在我房门口跪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想着出门反正要见到她,所以就宣了进来。”宋唐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脸色说道:“她当时,问了我几个问题,我答完后,她就主动要求,要求我给一封休书。”

        看着宋唐这样的神色,很郁闷的神色,我心里却开心极了,不禁笑问:“她问了什么问题这么有杀伤力?”

        “她当时来到房里问我:如果世界上没有苏素,我会不会爱上她。”宋唐笑看着我,有些得意的笑道。

        “哦?那你怎么回答的?”我尽量淡定的问道。

        “我说……”宋唐说到此处,故意停顿了一下,接道:“我说,不会,没有丝毫犹豫,脱口而出。”

        “就这样?”我问。

        “我还告诉她,苏素是我这辈子命中注定的人,没有她,我会一直等到她出现,不会爱上别人。”宋唐动情捏着我的手,说道。

        不禁打了个哆嗦,好恶……从来未听这小子说过如此煽情的话,他的脑袋不会也是锈逗了吧。

        “她接着问我:那么你以后,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说什么,你都不会爱上我了?哪怕一分一毫?”宋唐捏着我的手,另一手自肩膀抱着我,把温暖传递给我,接道:“我当时沉默了半晌,只是说:对不起。”

        “然后呢?”我不由问道,心里,又不禁怜悯起了郑菱菱,她其实没错,至少她从未害过宋唐,那只是她夺取爱人的手段而已,不是吗?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